阿澌

[APH][仏英]片段 普通人亚瑟打丧尸AU

一不小心把屌炸天的亚瑟变成了弱逼都是  @边边边边边造 这个家伙的错 也是送给这个家伙迟到4个月——的生贺


---

    亚瑟站在角落里,后背紧紧贴着墙。

    他两只手一起抓着一把刀,菜刀,刚刚路过厨具区的时候不知怎么随手抓过来的。他脚底下有点打滑,浑身停不下来地剧烈地打着颤,像是冬天被扔进泰晤士河里泡过又拎出来一样,让他不得不死死咬紧后槽牙才能抑制住牙齿打架的声音。这不能怪他,他已经做到他力所能及的最好了,至少没有失控地大喊大叫出来。超市里的其他人可并不是都像他一样。

    在这种场合下,尖叫声比刀剑之类还要可怖且致命得多,而整个购物中心里显然都充满了刀剑。货架被掀翻,好像多米诺骨牌似的发出着巨响倒在地上。有的人被压在下面发出近乎绝望的哭喊,更多的人不是,更多的人跑来跑去,尖叫着跑来跑去,伴随着什么东西疯狂的吼声。

    还有肉体被撕开的声音,玻璃破碎声,能够响彻屋子的咀嚼声和吞咽声。

    亚瑟试图后退,半步还未迈出去就被墙抵住了。他努力做深呼吸,用尽全力地把呼进去的气再吐出来以免扼在喉咙里,汗水把头发混乱地粘在前额上。紧急出口就在右手边的几十米开外,跑出去就是停车场。他攥紧拳头,狠狠地用指甲掐自己让自己冷静一点,刀柄滑溜溜地几乎要脱手。他向右边迈了一小步,脚掌放下去的时候小腿险些一软。

    什么也没发生,没有特殊状况,一切都很好,尖叫声和怒吼声都是背景音乐。他胆子大了一些,步子迈得也大了一些,于是他又干脆地迈出了第三步和第四步,紧急出口绿莹莹的灯明亮又温柔。

    他猛地回过头,正好对上这一排货架旁边一只丧尸的血红色凸出来的眼睛。它盯着腐肉一样盯着他,微哈着腰,手里握着的半颗心脏刚啃了一半,指缝里还挂着撕开的衣服碎片,布条被泡成深紫色。

    他们大眼瞪小眼。那只丧尸生前估计是个挺爱打扮的女孩子,白色的毛衣除了溅满了血之外都很干净。亚瑟有点佩服自己现在还能想这些。他觉得有点上不来气,空气从他半张的嘴里进去然后还没进到肺里就卡在了气管中间。他深吸一口气,那只丧尸扔了手里的心脏“嗷”地一声向他扑过来。

    “砰砰”两声枪响。

    亚瑟睁开眼,他没发现自己什么时候闭了眼。在他还没有反应过来自己是死是活的时候,他已经被人一把拽起一只胳膊带着向某处奔去,大概方向是出口。他的两条腿还是站不直,跑起来的动作像是滑稽的机械舞。 

    “快跑啊!”对方用他听不懂的语言骂了一句,两个人撞开安全出口的门,阳光一瞬间刺得正抬头看的亚瑟眼睛一花,片刻后才发现晃花眼睛的是一头金得发光的头发。他顾不得细想这个拉起他狂奔的男人是敌是友要带他到哪里去,现在他唯一的念头早就被吓得龟缩在脑子某处不知声了。总不会情况更糟了,亚瑟想,虽然事后发生的很多事都推翻了他此刻这个想法。

    他们俩和老鼠似的在一排一排的汽车中穿行,像是以前玩过的某个电脑游戏:走迷宫,碰上怪物就回头跑,甩掉,接着走迷宫。亚瑟完全毫无头绪对方在他妈找什么,他关心的是从甩干净了丧尸到又跟上来了几个,五个。他想说点什么,舌头不听使唤地打结。 

    金发男人突然急刹车停在一辆旧福特前面,开始手忙脚乱地从口袋里找工具。

    用来撬锁。

    这并没什么可吃惊的,是不是,早该想到他们得有方法搞到一个交通工具。不过显然这个男人对撬锁这项动作毫不上手,即便是经典款的旧车也没能让他的动作快一点——说不定别的车更没戏。他的动作简直极端笨拙以至于亚瑟有那么一秒差点不分场合地笑出来。

    他没笑出来。

    “它们追上来了!”

    他终于把舌头捋直了,憋出这么一句话。第一句话说出来,下一句话跟的速度明显就是脱口而出:“你能不能他妈快点。”

    男人低头忙着鼓捣,一个单词也没回应,后背上能清晰看出透过衬衫的水渍。跑在最前面的丧尸从前一辆汽车的夹缝里冲过来,亚瑟毫不迟疑抢过被对方插在兜里的枪对准方向连着扣动数次扳机。 

    重量不对。没等亚瑟冷静下来他就意识到了,那只丧尸显然还没死,挣扎着向前,子弹只是暂缓了它的行动力。子弹当然只能暂缓它的行动力,因为这根本就只是一个装铜弹的玩具枪。

    “操。”亚瑟嘟哝着骂了一句,他很久没这么顺口地骂人了。

    车门终于开了,男子一把将亚瑟推进去,又推着他挤进副驾驶座。丧尸扑过来只来得及砸到车顶。点火这事倒三下五除二搞定。他恶狠狠地踩下油门,丧尸扒住了后窗户被拖了近百米,在一个猛转弯后嘶吼着被甩出去。车子毫无阻碍地加速到正常情况下也会被算作合理的高速路上。

    亚瑟深吸的那一口气总有机会呼出来。他用手掌揩了一把额头上满满的汗,总算有机会回头打量勉强算是带他脱离险境的男人。金色头发谢天谢地并不是自己臆想出来的幻觉。男人察觉到他的目光,侧过头看了他一样,蓝眼睛透明得像湖。

    “呃,嗨。”对方咧着嘴角笑了一下,试图让气氛不那么尴尬,不过并没有达到什么效果。亚瑟不知道该说什么,只得用挑起眉毛回应一下。

    “我叫弗朗西斯。”对方接着说,他这回装作一副集中注意力驾驶的模样,虽然亚瑟发誓看到他眼珠仍旧在往这边瞄,“行行好吧。”他叹了一口气,“说两句话,虽然你的确说过话让我知道你不是哑巴,但至少也回复我两句让我知道我救下来的不是个泥棍子。” 

    前面是地平线,不知道地平线延伸的目的地在哪里。高速公路上都是紧急停车的各种各样的车辆,旧福特引擎发出让人担忧的轰鸣。

    “我叫亚瑟。”亚瑟撇了撇嘴,收起看向窗外的目光,转向弗朗西斯的侧脸,“亚瑟·柯克兰。” 


评论
热度(9)
©阿澌 | Powered by LOFTER

你向太阳西沉的方向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