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澌

[sherlock][福华] HPAU设定 格兰芬多!福尔摩斯/格兰芬多!华生

(二年级!福尔摩斯/二年级!华生)


PG-13

纯脑洞断章  前情后果以前没有以后大概也不会有

一年前本来说好和雪鱼的联文然后两个人没有然后了……

一年半之后再开的时候被自己萌了一下(


---


John不讨厌散步。事实上,完全不。在他小的时候母亲经常会牵着他的手带他在花园里走,更多时间是漫无目的地闲逛,有的时候心血来潮还会让他剪下一朵最漂亮的然后瞬间开放长久不腐。这大约是他与母亲相关的模糊的记忆,也是他成长过后最常细细品味的为数不多片段之一。

但是他,现在,要陪着那个不知道脑子里又冒出什么鬼念头的Sherlock Homles,在深更半夜的禁林外跑来跑去——一时为了躲避教师的视线,二是为了Sherlock说要找一样东西,前提是躲避教师的视线。

“我不觉得你在大半夜能找到什么东西!”John觉得自己的好脾气几乎消磨殆尽。

不过在微弱的“荧光闪烁”下弓着腰缩成小小一团仔细翻找不知道究竟在翻找什么的Sherlock显然没有多余的精力去安抚他朋友的抱怨,他一边蹭着泥土,一边小声嘟哝“不是这片泥土,颜色不一样;这片的柔软度不一样; 方向不对;魔法感应不对……”

“Sherlock Homles!”John在喉咙里低吼,“好像有人来了。”

“安静,John,过来。”Sherlock不知道从哪儿翻出来一个隐形衣罩在他们两个人的身上,然后把人向自己的方向再拽过来了一点,与此同时响起的脚步声几乎是贴着他们的耳朵过去的——当然只是比喻,那个人(无论是教师还是什么人,后者可能性不大)看上去似乎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当整个黑暗重新归于寂静之时,Sherlock说道:“John,下回如果你察觉到什么,千万不要叫我的全名。”

John相信自己在未来的有一天一定会忍不住向他最好的朋友施恶咒的,在他学会任何一个恶咒之后。

 

“说真的,你到底发现什么了。”

“嘘。”Sherlock对John比了一个噤声的手势,然而John还是能在魔杖的微弱亮光下看到Sherlock脸上压抑住的近乎于欣喜若狂的一个微笑——这毫无疑问吓了John一跳,他自从一年前Sherlock遇到一只猫狸子并差点解剖它以后就从没遇到过了,甚至连第一次在草药学课堂上学习那种根会尖叫的植物也没有见过Sherlock这么大的热情。这回究竟是什么——什么生物或者新奇玩意,能让Sherlock露出这种表情,他甚至能感受到对方因为狂喜而有点微微颤抖的手指。这太不寻常。

那颤抖的手指挖进了松软的泥土,不多时便刨出来一个不大不小的坑。Sherlock把手伸进去,拿出来的时候手上多了一个椭圆形的物体。

“果然没猜错,今天上午听到了声音还看到了泥土有被翻过的痕迹——独特的痕迹,还有独特的气味。虽然证据不足但是足以让人能够推测出这里有什么。虽然我还没有想明白它从哪儿来,但是我可以肯定的是咱们的猎场看护者绝对不知道这件事。”

他的语速比平时激动的时候更快,John几乎不能捕捉到全部词汇,而且Sherlock又把那件东西用手捂得严严实实。John几乎恼火起来,然而在他发脾气之前,Sherlock抓住了他的手,把他的手心紧紧摁在自己刚刚舍不得松开的那件宝物上。激动得语气不稳:

“是龙蛋啊。John。”

 

John Watson不是像Sherlock一样屁股会黏在图书馆椅子上一整天不用吃饭的小怪物,真的不知道龙蛋一般都长什么样。但是即便如此他也一眼看出来它并不一般:比鸡蛋大出好几倍,不过外形却差不多,除了手感坑坑洼洼。他从Sherlock手里接过这个,一阵奇妙的感觉——非同一般的魔法的感觉充实了他的全身,轻而易举地洗刷掉了他的睡意和不耐烦。

“龙蛋……”他不可思议地在嘴边喃喃道这个词,直到此刻他才明白了自己朋友的非同一般激动的来源。

“是的,是龙蛋,John。”12岁的Sherlock强调般地重复了一句,在一旁得意地抱起双臂,明明白白表明了“跟我走有肉吃”的绝对优越感。他向John蹲的位置挪了几步,看着对方爱怜地反反复复在龙蛋的微小凸起上流连不去,自己忍不住也伸出了一根手指,两个孩子围着一个仍旧在孕育中的生命因为好奇和莫名的欢喜而不可自拔。

(尽管不能确定Sherlock的动机是否单纯)

“然后呢?下一步是什么?”John问道。

“下一步?把它带回公共休息室”Sherlock漫不经心地回答,头也没抬,仿佛这个问题毋庸置疑的简单。

“这怎么行。”John反驳,飞快地瞟了Sherlock一眼,飞快,然后目光重新炯炯地盯回了龙蛋上,“公共休息室,我们会被抓到的。”他毫无说服力地劝说。

“说实话,这我倒不担心。”Sherlock站起身,拉着John的手把他也从地上拽起来,顺势把龙蛋揽回了自己的怀中。John为这个举动撇了撇嘴,不过他没有说什么,因为Sherlock已经把他们两个人仔仔细细地用隐形衣包裹起来,一只手抱着龙蛋,一只手拖着John,迈着自己的长腿向城堡的方向疾步走去,“我比较担心夜游被抓;如果咱们再快一点,可以被罚晚归的学生。”

 

 

他们很幸运地感受了大门关闭前的一刻,走廊上空无一人,Sherlock警惕地向四周看了看,确定真的是除了他们以外没有任何生物(或幽灵)在场。他掏出魔杖,对着自己的脚施了一个“无声无息”咒,又对着John的脚施了一个。为了确保咒语的正常发挥,他不得不念得很大声。

“这是为了让咱们在跑步时不发出声音。”Sherlock解释道。

“我……我知道。”John意识到自己从刚刚就目瞪口呆看着Sherlock表达自己的惊异,他匆忙合上嘴,两只手臂胡乱地挥舞着,“我知道‘无声无息’咒是干什么的,但是,看在梅林的份上!你才二年级,可这是五年级的咒语。”

“我不能很好的掌握,不是吗?”Sherlock厌恶地抿起了嘴唇,“我不能无声地就发出这道咒语,那么岂不是‘无声咒’也就失去了‘无声’咒的意义?”

“真是牵强的理由,Sherlock。”John摇了摇头,“你什么时候才能不和你的哥哥这样毫无意义地比下去。”

“John!”Sherlock愤怒地喊了出来,声音在空荡荡的走廊里显得尤为响亮。两个人都被吓了一跳,安静下来,竖着耳朵听有没有别的动静。片刻以后,Sherlock开口道,“我和你说过,不要提他。”他从牙缝里用气声把这句话挤出来,“这也不是什么比赛,从来都不是,Holmes家只有战争。”

John注视着他放大的瞳孔和银灰色的眼睛,突然觉得有点莫名的悲哀。他大概不能理解他们兄弟之间的关系。尽管他与自己姐姐相处得并不好,但在父母去世之后,大吵大闹变成的更多是习惯和生活方式,他并不讨厌Harry,他知道Sherlock也不讨厌Mycroft。他知道自己口是心非的挚友在心底埋藏着一个曾经多么崇拜和向往的哥哥,那个兄弟像阳光一样伴随着他的成长,又像紫外线一样把他重创至致皮肉分离。

“就当我什么都没说,Sherlock,要来不及了。”他移开视线。

Sherlock点点头,拉着他在霍格沃茨迷宫一般的走廊里飞奔起来。

 

他们跑回公共休息室,路上碰见了两位老师,但Sherlock的“无声无息咒”显然发挥了很大的作用,他们最终成功地躲过去,在最后一层楼梯尽头脱去隐形衣,大摇大摆地走到胖夫人面前。

“西西里肉酱。”John说,不合时宜地瞄了一眼挡在隐形衣下的那件东西。Sherlock提醒似的微微歪了歪脑袋,John又把眼神放回胖夫人新挂上的一串项链上。

不过睡眼朦胧的刚被吵醒的画像并没有注意,她只是非常不满地嘟哝着旋开了自己(“又是留堂,再下去格来分多的分又被扣光啦!”)他们两个谁都没有搭腔,快速地爬进了公共休息室。

直到靠在燃着熊熊火焰的壁炉前,John才觉得自己心脏的跳动在往一个正常频率上发展,刚刚高度的紧张和在走廊里疾奔给他的感觉像是和一帮变态的斯莱特林的小疯子们打了一场持久魁地奇赛。

他靠在沙发上,身边的Sherlock聚精会神地趴在地毯上,把龙蛋尽可能地凑近壁炉,以便更清晰地观察上面每一条细微的纹路。

“火红色,金色斑点,中国火龙。”Sherlock自顾自地说,John习惯地对已经沉浸到自己世界里的室友不予打扰,只是靠近在一个较近的范围端详着。但这只不过是一枚蛋,饶是如同Sherlock一样明察秋毫,除了霍格沃茨禁林边缘的泥土也没有发现别的。

“这就是最有问题的一点。”他把蛋递给John,John几乎是迫不及待地接过来,“一枚龙蛋,为什么会出现在禁林的边缘?最重要的是,为什么会没有别的地方的泥土,没有沾到别的地方的泥土吗?绝对不可能。——是有人故意的,故意藏到那里的。”

“哦。”John随便应了一声,“为什么要藏在那儿?被谁藏在那儿?”

Sherlock没有回答,蜷在沙发上,显然表明的意思就是“其实我还没想明白”。然后他掩饰一样地对着John吼了一嗓子:“它只是一个蛋!尽管是龙蛋,也只是一个蛋!”

“它真美,不是吗?”John很明白Sherlock在说什么——自己的举动,和放蛋人的举动。他不知道Sherlock为什么那么笃定一定是有人策划,不过他相信他不会错。但是此刻他充耳不闻,John把龙蛋举起来,让火光能从各个方向反反复复地照耀和,温暖着他。然后他又把它抱回怀里抚摸着,用个不恰当又无比贴切的比喻,就像是在孕的女子抚摸自己腹中的胎儿一样。

“不论从美学的哪个角度看,它都不能称之为‘美’,亲爱的John。”Sherlock躺在地毯上,背靠着沙发眯起眼睛对John龇了龇牙,明显对室友自从拿到就仿佛被施了一个粘贴咒在手上的“自己的”实验物品表示很不满,“看来它真是激发了你的全部母性。”

“闭嘴吧,Sherlock。”John回了一句他的讥讽,把龙蛋轻轻扔到对方的怀里——Sherlock稳稳地接住了它——随即又皱起了眉毛:“它会不会被弄坏,我是说,像鸡蛋那样,被挤破。”

“你该看看书,而不是笑话我去图书馆看‘闲书’而不写功课。”Sherlock抱着龙蛋用手撑着地面站起来,侧身等着John一边把隐形衣稳妥地藏在袍子里,回头抿起嘴唇看向那个一丝睡意也无的少年,“龙蛋非常坚硬,母龙在孵蛋的时候就常常在上面踩来踩去。”

“是吗?”John抓住Sherlock的手借着他的力量站起来,眼睛里闪动着兴奋的光,“那是不是意味着我也需要在上面踩来踩去?”

“停止把自己和母龙自比这种愚蠢的行径,John,虽然我不得不承认,但你的智商还是比那种庞大的爬行动物高那么一点的。”他们向楼梯走去,Sherlock翻了个白眼,“如果你再不睡觉的话,明天上午的草药学考试恐怕你过不了了。”

“啊哈,就好像是我逼着你在考试的前一个晚上带我出去找——一个蛋。”John反唇相讥,“依据还只是……你的直觉。”

“不是直觉,John,你那可怜的小脑瓜根本记不住东西。我称它为演绎法。”

John以为自己会兴奋得一夜无眠。然而,在他进了寝室后,那阵原本消失的困意又像伦敦的浓雾一样钻进了他的鼻腔。他才刚刚把龙蛋藏在箱子底部用隐形衣盖好,甚至来不及把自己拾掇利落,就忍不住钻进床上,沉入深深的梦乡。


评论
热度(11)
©阿澌 | Powered by LOFTER

你向太阳西沉的方向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