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澌

[星球大战:原力觉醒][Kylux]战争永远持续

囚室里没有灯,走廊空荡荡的光线从栏杆里透过来,故意给人施加一种心理上屈服般的压力感。Ben这个角度只能看到Hux擦得锃亮的皮鞋,鞋尖上裹着一层金属,踢在身体上格外要命的疼。

他当然知道了。

他想爬起来的时候被Hux踩住指尖,发出一声清脆的断裂声响,就像是比赛前的发令枪,这才算真正开始。Hux握住他手指的样子像与他十指交缠,他右手的五指软绵绵地垂着,肿得每根手指都有半个手腕粗,已经感觉不到疼痛。Hux与他十指交缠地跪在他面前,眼神专注地瞧他,几乎称得上含情脉脉。

这个词真恶心。Hux凑过来吻他,凶狠又小心翼翼,他肩膀上披的外套掉下去了,滑到Ben的腿上。Ben抓他的里衣,如果他能够弯曲手指的话。

Hux抽离这个亲吻的速度就像他靠近一样突然,Ben发出一声嗤笑。他没有办法抬起胳膊,不然他一定会拍拍对方的脸。

“如果你让我恢复原力。”Ben慢条斯理地说,“我就可以解开你的潜意识。”

就算Hux吃了一惊,他也没有在脸上表现出来。

“潜意识?”他问。

“你没法伤害我。”Ben说。

他的声音戛然而止,Hux像是情人一样握着他的手,Ben听到骨头摩擦时发出尖酸的声音。

“我当然可以。”Hux耐心地解释道,像在哄孩子。

Ben后背贴在墙面上,大口呼气,吸气。他的头发被冷汗浸透得凌乱,Hux把手指插进他的头发。

“你不会让我死。”Ben说。

Hux不再做声了。

“我不会让你死。”Hux承认道,他松开手,离Ben远了一点。贴在Ben胸前的热度消失了,他反而有些不适应,“你的意思是,你活着,是你对我下的暗示?”

Ben耸耸肩膀。

他的肩膀被卸下来又装回去,又被卸下来,再被装回去。简单的动作让他疼得半死。

Hux的喉咙在他眼前。

如果他有原力,他会慢慢撕开他的脖子,再一根一根挑开他的血管。他要把他的骨头碾成字面意义上的粉末,挑出每一根分离的肌肉纤维。没有人会阻止他,他们会想象——他们的Ben——在这里受了多少苦才变成这个样子。

但其实他的某一部分——他所不知道的那一部分——乐在其中。

 “我本来就没打算杀死你。”Hux说,“你活着有更多用处。”

Ben笑起来,声音像破了一个洞的飞船。

Hux看上去不打算解释了,不过反正Ben也没打算相信他。他正忙着享受这种毫不掩饰的痛苦,想象中的复仇带来的快感让他无所遁形。

Hux的手指穿过他汗湿的头发,Ben主动凑上前舔咬对方的脖颈。他的牙齿停在致命处,对方的确萎缩了一下,当Ben用牙齿解开第一个扣子时,他的呼吸声仍然变得急促了起来。

Ben向来乐于验证他在什么时候发出呻吟,通常不会太久。

“你不觉得自己很可悲吗?”Ben咬他的耳垂,“将军,你在渴求我。”

Hux没有回答。

“你不觉得自己有弱点了吗?”Ben谆谆善诱,“你不会对自己感到恐惧?你不会觉得你的存在反而令你自己作呕?”

Hux在他的声音中对他眨眼。他浑身赤裸,满脸情欲,然而面无表情。

“你被我控制。你令我恢复自由,我令你恢复神志。”

这句话像是触发了什么开关,Hux笑起来。他开始只是低低地笑,笑声越来越大,直到浑身颤抖。

“对。”他说,“恢复神志。”

 

 

***

他想象过正面Ben Solo这个对手,然而原力的力量强大得令人心生畏惧。

Hux手里的爆能枪飞出去,他自己也被固定在地上。他试图探手去摸另一件武器,对方只懒洋洋地一挥手,就同样被扔到一边。

“无聊的对手。”对方说,声音透过面具模糊不清。

他甚至没有打开光剑。

耻辱像防水薄膜一样捂住了他的口鼻,让Hux几乎无法喘息。

“我可以就这样杀死你。”那个“宇宙英雄”Ben说,“但这样战争很快就会结束了,这可不是你我都想要的,对不对?”

他蠕动着嘴唇,直到Ben意识到他是想要说话,便解开了他的禁锢。

年轻的Hux愚蠢得像只草履虫。

“我会杀死你。”他艰难地说。

他经历过电击训练,他没有想过更糟的。

为了防止原力使用者入侵思维,Hux等是第一批试验志愿者。他的脑子里的每一条沟壑都像是被镀过一层稀有金属,实验过程中的疼痛也和浇融铁在人身上异曲同工。

Ben取下面罩,他似乎很有自信自己会成功。Hux看着他的黑眼睛,又想,他应该有这样的自信。

“有比死更糟的。”Ben说。

他无形的手梳理过他的大脑,仿佛有像石子在金属上划过时那种无声的、令人牙酸的声音。Hux在剧痛中的画面里意识到,Ben并不像他以为的那样善于控制自己的原力。

之所以没人告诉他,是因为所有人都死了。

Hux挣扎,他的大脑被迫向对方打开,对方的思维也在无意间展示给他。

“我可以帮你!”Hux尖叫着说。

他也不知道自己有没有发出丢脸的尖叫。但至少Ben停下了动作。Ben的手不再插在他的大脑沟回里了,而只是单单插在他的头发里,像一个抚慰。

“我可以让战争永远持续下去。”Hux突然说,“直到你厌倦为止。”

对方嗤笑一声,眼神却饶有兴趣。

“来我这边。”Hux说,他向对方伸出手,“你可以制造战争。”

他从那时起叫Kylo-Ren。

 

 

***

Harrish是替代Phasma的新任副官,她在舰桥上拦住了Hux。

“你的态度变了。”她说,隔着头盔完全看不出是否意味警告,“小心原力使用者,他们会影响你的思维。”

Hux稍微仰起下巴,这样对方就无法看到他的表情了。“我们已经控制住他的大脑,他现在无法使用原力。”他说,用力发出一声轻蔑的哼笑,“你在怀疑我会被控制情绪?”

Harrish不置可否。她显得恭敬地让开了原本挡在Hux身前的路,Hux与她擦肩而过,手心握着一层薄汗。

他从来没有被控制。

比那更糟。

 

END


评论
热度(14)
©阿澌 | Powered by LOFTER

你向太阳西沉的方向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