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澌

[终极蜘蛛侠Peter/旅程终点David]

David停止打字的时候刚好有人敲响了窗户玻璃,让他差点以为这是自己的幻觉。

如果你认识蜘蛛侠的话,经常出现窗户被敲响的幻听和看见街边掠过红影的幻视就不能称为一种严重的精神病症了。况且蜘蛛侠现在真真切切趴在他的窗户外,红蓝相间的四肢大敞,像某种深夜恐怖故事或者都市传说。

David故作叹气,假装自己没有笑起来。

蜘蛛侠擦着他的肩膀翻进房间。“晚上好。”他轻快地说,像进了自己家一样随意地占了David的电脑椅,无意义地快速点了两下鼠标,“我还在等着什么时候才能看到我的报导。”

“没有好话。”David半开玩笑地说,靠在他手边的桌子上,“我上一次见你,你摔坏了我的录音机。”

“那是一个误会。”蜘蛛侠装出来的伤心怪里怪气,“更何况我昨天刚见过你。”

David不明所以地皱眉,他下意识去抓烟盒,被弹出来的网把手上的东西黏走了。

“吸烟有害健康。”对方一本正经地说,“尼古丁会搞乱你的脑子的,就和昨晚准备用球棒敲你后脑勺的劫匪效果一样。”

哦。David想,这回不是幻觉。

他放弃了抢回烟盒的打算,拿了一根剩下的红蜡糖作为替代品叼在嘴里。

“纽约太危险。”他说。

蜘蛛侠笑得仰起脑袋。

“尤其对于记者来说。”

他们安静了一会儿,好像就只是看着对方。David先打破了沉默:“我已经写完了。”他突兀地说,“《号角日报》的Peter提供了照片,据说有很多独家照片的Peter Paker,我想你认识他?”

蜘蛛侠又笑起来,David不知道有什么那么好笑。

“对,我知道他。”他终于停下笑声,同意道。

David犹豫了片刻。

“你想不想在刊登之前先看一遍?鉴于你是大名鼎鼎的蜘蛛侠,我可以给你这个额外优待。”

“臭名昭著更恰当吧?”蜘蛛侠说,他偷走了一根David的红蜡糖,“不,谢了,我猜我更喜欢惊喜。”

David有一点儿稍纵即逝的遗憾。

蜘蛛侠仿佛不在意地掀开自己的面罩的下半部分,把红蜡糖塞进嘴里,David眨眨眼睛,半愣地看着他露出来的下巴,形状漂亮的嘴唇被色素染得偏红,也有可能本身就是那个颜色。

“恶。”蜘蛛侠说,把David拉回现实世界,“你怎么会喜欢吃这个?”

David挑起眉毛,没等他来得及反击,蜘蛛侠就接着说了下去,这句话比起上一句就更像是自言自语了。他看到蜘蛛侠的嘴角高高翘了起来:

“但不知道为什么,我觉得一点也不意外。”

David耸耸肩膀。蜘蛛侠没说告别。他蹲在窗檐上拉下面罩,转身跳下了高楼,留下风呼呼地灌进室内。

David提醒自己是为了关上窗户,而不是去看蜘蛛侠消失在纽约夜色中的样子。

评论(1)
热度(13)
©阿澌 | Powered by LOFTER

你向太阳西沉的方向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