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澌

[星球大战:原力觉醒][Kylux]章鱼与颈椎病

章鱼与颈椎病

 

与通常印象不同,Kylo是一个睡姿极其糟糕的人。

但事实上根本没有人会有这种印象好吗?整个宇宙里除了Hux以外大概没有任何人会在意Kylo的睡姿了。甚至包括他的父母。尤其是他的父母。他爸他妈很明显有更多需要担心的,这其中完完全全不包括睡姿一项。

首先他应该不假装这是一个银河系内最大的人尽皆知的秘密,其次他的梦里不应该出现章鱼。

有因果关系和逻辑吗?章鱼本身就没有因果关系和逻辑,别的也毋需多加考虑。海水冷得刺骨,整个星球都充斥着无边无际的海水。章鱼的触须从海底里伸出,扼紧他的喉咙和胸口,不管他怎么挣扎都无济于事,死亡冰冷冷地从他头上扣下来。

Hux从噩梦中突地惊醒,好半天才喘匀气,恐惧仍披着一层冷汗盖在他身上。Kylo的一只胳膊搭在他胸口,手腕拱起的骨头卡在他的气管上。

……他要在心里骂脏话了。

他很有可能把脏话大声念了出来,鉴于Kylo在黑暗中猛地睁开眼。原力造成的气压骤变带来的压迫感让Hux下意识将手伸进枕头下握紧自己的武器。Kylo眨眨眼睛,面无表情地盯着他。

Hux知道这是他还未清醒的征兆。在(极其有限的)某几个他们两人心情都很好的清晨,Hux觉得这个表情像一只努力警惕却只是睁大眼睛的小猫。

Kylo收回原力,和自己的胳膊,恶狠狠瞪着Hux,好像他才是罪魁祸首。Hux在得以呼吸的间隙里做了一个深呼吸。

“渣滓。”Kylo模糊又咬牙切齿地嘟哝道,“连睡觉都不会吗?”

Hux的深呼吸卡在喉咙里,呛得他一噎。他很认真地考虑起此刻用爆能枪偷袭得手打烂他脑袋的几率。

Kylo又睡了过去,半个身子压在他的大臂上。

几率是零。Hux有些悲哀地想到。

 

黑暗力量保佑,有些人会受到应有的惩罚的。

Kylo最近情绪非常差。当他说非常差,意思是比他平时的态度还要烂上一千倍;意思是Hux要亲自负责准备那个混蛋的早午晚餐,还要提防他不小心用光剑把“定局者号”戳出一个窟窿。

这个非常、非常有可能发生。

他一点都不想让第一秩序因为这种智障的理由毁灭。

一般来说,Kylo心情不好的原因总是非常显而易见:最高领袖又找他谈话啦;做梦梦见他爸他妈他师父又怎么怎么着啦;主菜里出现胡萝卜啦;晕船啦之类。但是这一次就连Hux都未能参透,这就有些离谱了。

Hux从背后叫住Kylo。

Kylo正挺直着背走在舰桥上,一副很狂妄的洋洋得意模样。Hux在心里翻白眼,还是走过去和他交代最近的任务。Kylo甚至连头都没有费心低,两只眼睛在头盔背后应该所在的位置直直越过Hux的头顶。

Hux犹豫了一会儿,在走远之前忍不住又喊了他一声。

Kylo没有回头。他不耐烦地问什么事,在久久得不到Hux的回应以后更加不耐烦地把身子转过来。

像有一个灯泡在Hux的脑子里亮起来,他在大笑出声和大笑出声之间选择了第三个选项,生生把笑声吞进胃里,他真的不想死。Hux嘴边漏出的声音大概像打嗝,于是Kylo掉头就走,留Hux一个人站在空荡荡的舰桥里憋笑憋到浑身发抖。

说真的他早该这样了。你想,他整日整夜戴着一个那么沉(那么丑的)的头盔,腰板一天都不带弯,晚上睡觉还不老实。Kylo如果不得颈椎病,Hux也不会胃疼了。

 

Hux高兴了不到三天。

找到了问题的原因就应该解决,虽说Hux真的不想解决。他很想让Kylo受点罪,特别特别想。但是Kylo受罪的下场就是连他在内的所有人都在遭受无妄之灾。

这种意外战损就太没必要了。

他从医务室借来机器人,可惜的是这治标不治本。Kylo好了月余就又开始犯病:精神病和颈椎病。鉴于前者的犯病时间是24/7,后者的治疗务必应提上日程了。

总有办法的,Hux擅于解决问题。

除了改正Kylo的睡姿,这就像是把他拉回光明面一样难。

 

他在睡觉的时候有意识地环住Kylo,把他固定在一个位置。

Hux在睡梦之中被Kylo的挣扎唤醒了。他迷迷糊糊地思忖需不需要一些道具,他对他的武器充满信心。然后剧烈的疼痛穿透他的肩胛,像镣铐一样把他锁在地狱。他的尖叫更多像兽吼。原力,他经常忘记原力的力量。

疼痛骤然消失。Hux大口大口呼吸,一只冰凉的手放在他汗津津的、同样冰冷的额头上。Kylo的眼睛像人马座的黑曜石。他紧盯着那双眼睛,像黑洞又像爆炸的超新星。如果他不处于晕眩之中的话,他会说那里面有一点微末的担忧。

Hux意识到这是个蠢主意。他没想改变任何事,他也不可能改变任何事。然而此时Kylo把为他拭汗后的修长手指随意抹在衣服上,双目不错地注视着他,就好像他真的在意Hux的死亡。

Hux试图显得不那么虚弱地摆手,示意没事。

Kylo皱着眉毛短暂哼了一声,很快躺回床上,似乎漠不在意。他先前紧靠着Hux身体稍微挪远了一点,既能够汲取到对方的温度,又不至于碰到他。Hux第二天早上发现对方身体老老实实躺在属于他的那一侧,让他吃惊不小。但即便是Hux也无法得出Kylo一夜未睡的结论。

 

在这件事过去后的一周,Hux再一次在深夜里惊醒。不是因为疼痛或者压迫,只是单纯因为喷在脖颈处的呼吸。

Kylo双臂环着Hux的腰,Hux略微挣了挣,没有挣脱,反而换来了对方不悦的哼声。

于是Hux只好躺在那里。他做好了自己被拦腰斩断的准备,但什么事都没有发生。对方比自己稍低的体温像原力气息一样环绕在他的周围,而一片平静中困意也不由自主地乍然来袭。

他闭上眼睛。Kylo把脸埋在他的脖子里,头发贴在他的脸上。Hux忍住没有去拨开它们,反而渐渐就变成了习惯。所有破事都可以变成习惯。Kylo把他搂得更紧了些,鼻息温热。Hux心里想太恶心了我刚刚是用了搂这个词吗。

他沉入睡眠。

 

END


评论(4)
热度(62)
©阿澌 | Powered by LOFTER

你向太阳西沉的方向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