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澌

不说我爱你说今夜月色很好

 @边边边边边造 或者应该叫《和阿边不得不说的故事》比较恰当,但想了想真没什么特别不得不说的故事。

 

今天不是什么特殊日子。我总是想在特殊日子里写篇什么给她,发现越到那时候越不想动笔,告诉自己只要心里知道就好了。还不如现在就这样在这个九月份武汉还热到姥姥家的大好下午想起一出是一出来得实在。

和人聊起天来的时候才发现《壁花少年》的后半段我一直没看完,于是刚才又去补,从倒数20分钟开始哭成狗哭到结尾,真是意料之外又情理之中。听最后一句话男主独白“We are infinite.”的时候毫无逻辑地想起来了阿边。这几天一直在盘算给阿边写封情书,酝酿半天都词不搭句,后来想想给这个人写情书还要什么语句通顺,就算胡说八道也可以糊她。

其实我一直都不太会说情话,仅有的那些颠三倒四的情话基本上都是从阿边那里学来的。她兴致勃勃地自诩情话小王子,我存了半个手机相册的截屏。刚刚说到这儿我又去翻了一眼截屏,大部分都是我在她那里骂街。

阿边说你对我这么不好,你在外面得装成什么样啊。

高三有次给阿边打电话约出去玩。那时候压力很大整个人特别暴躁,最主要的是踩着中二期。也忘记是不是约见面地点就说着说着吵起来了,很显然是我单方面一个人发起火,冲电话喊了句“操你妈不去了!”就啪地摔了电话。

过了30秒以后又怂怂地打电话过去哭着认错。

阿边很安定地哼了一声:我还在想你过多久会给我打回来。

你看所以这就是为什么我经常把自己这么混蛋的原因归咎于她宠的,细思竟然极为合理。因为她真的是太好了,我这么喜欢她,我可以用无数荒唐话给她写篇纯粹拿好词堆砌起来的文章然后没有一个词能够足够精准。对没错,她就是这么好。而我这个人蛮横又不讲理,她竟然能忍受我到成习惯,绝对是大写的牛逼。

不知道我自己什么东西看多了也有可能是中二病遥遥没有尽头总觉得nothing lasts forever,这个毛病一天不改就一天谈不长恋爱。但和男女朋友不一样,阿边显然是不可能走的那一个,于是她总是以另外一种方式诠释这种情况。高三毕业那年阿边去了罗德岛,然后我晚上就会疯狂做梦,醒了以后就哇哇哭着给阿边打电话发短信。

我说我又梦见你死了。

阿边说你他妈能不能想点我的好。

直到现在有时候胡思乱想的时候还会忍不住打一个寒噤。太可怕了。我完全无法想象人生中不存在她的可能性会出现。前段时间某位写文的大大意外去世的消息传来的时候我整个人迷之崩溃了。我一边疯狂掉眼泪一边敲她说你可不能死啊,她回道你也是。

阿边去美国的前一天晚上我们吃饭,在那天的早些时候我突然想起来要不给她买点什么礼物,能贴身带着的之类的。最后时间来不及了,给她挑了个巨丑的手链,上面印着BIAN。我说不管,我知道它丑,但你得带着,干嘛都不许摘。

她答应我说好。

接着她去美国以后在某个湖里游泳,下水之前犹豫要不要摘,想到我说的话就没摘。

这个手链现在躺在十米深的湖底。

我说你他妈大声回答我你是不是大傻逼。

一年以后我去美国。具体事情也忘得差不多了,反正就记得走之前她跟我说这说那,嘱咐这个嘱咐那个,突然间叹了一口气。

我说怎么了?

她说,突然觉得自己有点龟毛,你都这么大的人了。

 

挺久以前看阿梧写她和小魔王。里面说她和小魔王总是断断续续打电话,冬天站在阳台上打到手指僵硬。我想哈哈哈这就是我和阿边的翻版嘛。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视频,网速慢信号差,也看不太清楚脸,两边的人都是模模糊糊的像个什么巨大的肉怪。一开始用skype,后来就用facetime,有的时候我嫌麻烦就干脆用qq视频。甚至也会用qq语音打电话,每过多长时间就会断一次,断完以后再拨,一打就打个把钟头。她大一第一个学期的期末压力很大,凌晨三四点还在画室。我正好是下午,听她那边哆哆嗦嗦连烟都夹不住,断断续续聊一些没有任何意义的话题。

我妈总说哪儿来那么多话可说,后来我们坐在一起不说话她又说你们两个人面对面玩手机有什么意思。我还真不知道有什么意思。有的时候开着视频各干各的事,我看电影她画画,时不时我槽一下电影情节她附和两声,光是这样就能消磨很久。

说起来和阿边也不知道分别收到了什么影响,在审美上几乎没有一致性,能萌上同一部作品的概率小得可怜,更别说萌上同一部作品的同一个CP,每次爬到同一个墙头都像过年。但给对方卖安利这种行为从没停止过,有很多东西都是哦我不萌但我能说上一星半点,这点只是的了解也全都依赖与她。

话虽这么说,我们认识这么多年,时间久到让她成为我的一部分。我觉得她像是从我灵魂里揪出去又和别的什么捏捏成的一个人,我同样也是她的,否则的话根本不可能这么契合,把这种东西归结于缘分太缥缈了。我时常觉得要是真有灵魂伴侣梗的话那她肯定就是我的,那种我们相遇的第一句话像刺青一样出现在手腕。别提爱情,爱情太廉价啦。唉,要是阿边有一丁点弯我就要缠着她过一辈子啦,但可惜她还是笔直笔直,可我照样可以缠着她。

从小她就总觉得我特别有文化,现在她也变成一个文化人了以后我的形象都不高大了,所以我又要不停努力地把自己搞成一个有知识有智商的人。她真的太好了,好得我怕被落下,我想做的一切事情就是赶上去有资格和她并肩。把她叫成动力无可厚非。

说这么多矫情话,始终觉得还没有说完。和她说过的情话比起来差了不是一星半点。还有太多的事骤然这么一提我有点想不起来。比如中二期半夜在大街上抽红双喜便宜又呛口,啤酒喝了半罐就喝不下去,她这人从来不喝啤酒还嫌弃全世界喝啤酒的人。

我超级不靠谱,问题是她也超级不靠谱,所以我们俩在一起的时候就只能每人靠谱一个点,慌张起来根本顾及不到我们能不能顾及全,好在直到现在都没出过什么大乱子。说真的,我指各个方面,从出门旅游到结识新朋友。

唉过分依赖要不得,我是典型的反面案例。

 

标题是某天我和她说,说实话我在看文的时候不喜欢看直球告白。直接说“我爱你”我看着总会有莫名的尴尬恐惧。

她说不说我爱你说今夜月色很好吗。

对咯。

 

2015.9.5


评论(3)
热度(18)
©阿澌 | Powered by LOFTER

你向太阳西沉的方向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