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澌

[三代绿红] 睡眠疗法

睡眠疗法



凯尔基本上是从窗户里掉进来的。

他砰地一声摔在地上,被疼得倒吸了一口冷气,觉得刚被复位的肩膀隐隐又有脱臼的趋势。他喃喃诅咒了些什么,浑身像被一群大象踩过去一样,试图翻身的时候恍然发现卧室和他之间突然隔了好几个光年的距离。

“嘿。”有人扒他的头,又拍他的脸,“嘿,你还好吗?”

凯尔猜想自己一定是失去了几秒意识,等他看清眼前对象的时候又觉得大概自己时间估算又出了错。他眨了三下眼睛,接着又眨了两下,才后知后觉地把眉毛皱起来。

“等一下。”凯尔说,他瞬间清醒过来,“我走错了吗?这是我家吗?”他飞快环顾四周,确定自己没有在四天没睡觉的时候钻进了别人的窗子。实话说再怎么也应该不会这么离谱,除非他的脑细胞又替他善作主张决定世界上最舒服的地方是沃利韦斯特的家。

“是。”沃利看起来没什么好气,“有个绿灯侠约我吃晚饭,不过显然我被他放鸽子了。”

哦。凯尔想起来了。

宇宙时差的错。

他以为自己能早点回来的。

而且拯救一个要被毁灭的星球也不是他的错。

他猛地抬头看向挂钟,上面指针一长一短,歪歪扭扭指着12和1。现在凯尔不知道该舒口气还是痛哭,大概他的表情太奇怪,沃利露出了显然是被吓到的担心。“你还好吗?”他问,“因为说实话,你看上去糟透了。”

凯尔摇头又点头,他在画架旁边的椅子上坐下,用手指摁自己的头皮,随手掀开盖在架子上的布。

沃利毫不尊重私人空间地凑过来看。

“这是我吗?”画上只有个头,还有个打好轮廓的身子。凯尔翻了个白眼。

“不是,这是大卫像。”

“那就是你的大卫像长了我的脸。”沃利说,“你是在拿我当模特吗?我要受宠若惊了。”

“是啊。”凯尔说,他真的很困,脑袋上像罩了一个金鱼缸,自己的声音都在里面闷闷作响。他什么都不想解释了,也更编不出什么胡话。“我的死线是今早七点,我以为今天是明天。”好像这两条理由能解释一切事情似的。

沃利古怪地看着他,凯尔转开眼睛。

“唉。”沃利大声叹口气,“我还以为你终于发现了闪电侠有棒透了的身材,所以决定邀请我来当模特呢。”

“你知道吗?”凯尔指出,“这听上去一点都不变态。”

“你在结束漫长的宇宙任务回来的第一件事是找我吃饭也一点都不诡异。”沃利冲他挑眉毛。有一瞬间凯尔心里像是灌满水的气球被狠狠扔在玻璃上爆炸,他撇嘴,尽力摆出一副不耐烦的样子,在画上添了几笔。

好吧,他必须承认,这个大卫像确实长得和沃利有点像。

现在诡异的地方多得可怕。比如沃利明明知道凯尔又去拯救宇宙了还在这里等了半宿。再比如说沃利正坐在他画凳旁边的地板上,脑袋概概能靠上他的大腿。而且凯尔对此事毫无异议。

他垂下来的笔尖非自主地擦过沃利的头顶,在红头发里留下看不见的铅屑。

“你得去睡一觉。”沃利突然开口,声音听起来有点严厉,吓了凯尔一跳,“你快睁着眼睛睡着了。”

他半个脑子死去的脑细胞都在尖叫着附和,但他只是把画歪了的线条擦掉。“闭嘴。”凯尔嘘他,“我还计划着明天请你吃饭呢。”

“你早该有这样的计划了。”沃利不为所动地去抢他的笔,“你的稿费还抵不上我一顿饭钱,不差这一张。”

你真是太有自知之明了。凯尔心里想。他手里的笔啪嗒掉在地上,沃利正顺势抓着他的手指。他突然觉得有点上气不接下气,呼吸到一半就梗在胸口,他不太确定是不是因为极度缺乏睡眠的问题,还是仅仅因为对方*只是*握住了他的手。

沃利拽着他的手把他向下拉,凯尔弯下腰的时候迎上对方嘴唇。凯尔紧盯着对方带着笑意的绿眼睛闪闪亮。

“去睡觉。”沃利说,“我会和你老板解释,你在帮助闪电侠的过程中作为一名英勇的普通市民出了意外事故。”

“意外事故?”凯尔挑眉。

沃利“哈”地一声笑起来。“*意外事故*我们可以明天早上再讨论。”他意有所指,站起身的时候把凯尔也拖起来。

“滥用职权。”凯尔指责道,沃利不置可否。他的头疼得像是有什么东西在他的神经上盖房子。他心里发飘,脚下也发飘,要不是拧着眉毛就能登时大笑出声,又觉得是自己困得出现幻觉。

至少床不是幻觉。

他像巴普洛夫的狗一样,一下子连眼睛都睁不开,直到此时才察觉自己有多累。沃利对他嗤笑,爬上他的床,躺在他的旁边,一条胳膊大咧咧搂过他肩膀。

“唔?”凯尔说。他的枕头太温柔了,他说不出别的话。

“你不能把我踹下去。”沃利理直气壮地把呼吸喷在他的领子里,凯尔缩了缩脖子,“没有人会这么对自己的男朋友。”

“男朋友?”凯尔说。

沃利罕见地没回嘴,假装自己已经睡着了。

对方的前胸贴着他的后背,心跳声扑通扑通地透过脊柱震过来。他们连睡衣都没换,皱巴巴的T恤挨在他们的皮肤上。凯尔的脑子像黏糊糊的果冻,但他止不住地咧着嘴,合也合不拢。“这是作弊。”他说,“我现在困得要命,完全没有反应时间。”

“这个嘛。”沃利的声音昏昏沉沉从他耳后传过来,“就算你清醒着,你的反应也没我快啊。”

凯尔发出介于一声笑和闷哼之间的叹息。

“我累惨了。”沃利说,“我基本上是从地球另一头跑过来的,然后等到现在。”

这回凯尔毫不掩饰地笑起来,笑声闷在喉咙里,很快就变成鼾声。他的脚后跟抵在沃利光裸的脚背上,毫无顾忌地沉入睡眠,有什么事可以明天再说。


END


(决定下篇的名字叫“床是我的男朋友,你才不是”(No)

评论(2)
热度(63)
©阿澌 | Powered by LOFTER

你向太阳西沉的方向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