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澌

[Anansi Boys蜘蛛男孩][Spider/Charlie]八条腿戴着软呢帽

(只有场景没有剧情 兄弟搞基警告 不喜请慎)


八条腿戴着软呢帽


 

“知道吗,”他说,“你曾是我的一部分,咱俩小的时候。”

蜘蛛歪着脑袋说:“真的?”

 


蜘蛛热乎乎的舌头在他嘴里搅,慢悠悠舔过他的牙齿。查理不知道怎么就想起来鸟女塞给他的那半截舌头,软绵绵,皱巴巴,还是湿漉漉的,但是现在已经不冷了。

现在他热得要命,床单卷起来,他的兄弟一身汗地趴在他的身上,两只胳膊和两条腿与他的纠缠在一起,他们拉长的影子拖在床上和墙上,像是八条腿的蜘蛛。

“我不能呼吸了。”查理说,他半抱怨地试着挣开,蜘蛛不满地哼哼两声,用修长的双手双脚把他缠起来,歪过头把脸埋在脖子里。

“你得偶尔让你的脑子停停。”蜘蛛半睡半醒地说,“我能听见的,你知道。吵死了。你也没想什么有用的东西。”他亲了一下查理的脑袋,好像这样指责它就能自己停下来似的,“不过你倒是可以让它唱上回那首歌。”他嘟哝,“很好听。”

查理料想是《黄鹂鸟》,但应该不是,否则蜘蛛会直接说出它的名字。蜘蛛又不耐烦地亲他,然后查理听见了悉索声音中传来的细语一般的音律,像是自己的声音轻轻哼唱,每一个音符都宏大地敲击在鼓点上。

如果仔细听,那大概是敲在他的心脏上。他心跳的速度原本慢悠悠的,现在逐渐快起来,几乎能跟上旋律了。查理快要燥红了脸,因为他听出来了藏在其中直白的话。

他从来都说不出口,但是哼在歌里同样太直白。或许他像他的兄弟或者他的父亲一样,有着善于甜言蜜语的技能只是从来没表现出来过。那可太糟了。蜘蛛也听出来了,看他得意洋洋的嘴角就知道。查理翻了个身,窗外黑得悄无声息,不知名的树在玻璃上倒映着巨大的影子。

“你进步了。”蜘蛛说,“你以前只会用酸橙求婚。”

“我没有求婚。”查理说,“以前没有,现在也没有。”

蜘蛛又哼了一声,然后就没动静了。那首歌在空气里打着转,也渐渐消失了。夏天独有的寂静并不是完全无声,隐隐约约有火烈鸟的尖叫声从窗户缝里钻进来。

查理感觉到蜘蛛打了个哆嗦。有可能是被吓着了,他自己也对鸟心有余悸。也有可能是因为冷,这个有待商榷,他并不觉得蜘蛛会怕冷。两个人身上的汗慢慢地干了,留下滑腻的触感。查理摸索着薄被,像夜晚一样把他们包裹起来。

“我答应你的求婚。”蜘蛛突然说,他的声音郑重其事,但是朦朦胧胧的,“虽然我想象不出咱们能有什么更亲密的法子了。”

把两个海星放在一起剁碎了再捏成一个大的?查理想。“哦。”他说,尴尬又忍俊不禁,忘了自己才刚刚说的“没有求婚”。他们本来就是一部分,现在只是重归成一体。

他快要睡着了,梦里有零零碎碎的记忆。查理几乎没了意识地凑过去亲了一下蜘蛛的额头。蜘蛛握着他的手腕,思索着要如何用歌声给他做戒指。他想这个问题要不要去请教蜢蜘。


END

 


· 作者快睡着了

·《蜘蛛男孩》真是太暖了 完全拯救我破败的心灵 请务必吃我安利 随便就能看完

· 只有场景没有剧情 原著是好结局 我破坏了结局 所以实在写不下去 但是又好想写兄弟搅成一团地躺在床上 啊

评论
热度(1)
©阿澌 | Powered by LOFTER

你向太阳西沉的方向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