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澌

平行世界的伪自攻自受

他们仰躺在床上抽烟,有口烟飘在嗓子里没上来也没下去,再吸气的时候猛地灌进肺里,像噎了一口辣椒水。她连个“操”字没骂出来,翻个身就要呕出来似地剧烈咳嗽,背后的人伸手拍她后背,手冰得她畏缩一下。

“没事吧。”他说,声音里毫无诚意,几秒以后才直起身子凑过去看,她正用空余的无名指抹走眼角咳出的眼泪,摇着头不耐烦地挪开了一点,然后又靠了回去。

她贴靠在对方胸膛里清了清嗓子,随意地抬头够着亲吻他的下巴,好几天没刮的胡茬扎着她的嘴唇,她选了个光滑点的地方衔起一小块皮肤,用牙齿轻轻地磨。

她想用点力,还没来得及使劲,被对方低头躲开。口鼻里喷出来的烟呛了她一脸。她狼狈地躲,这回“操”字骂出来了。她一边骂骂咧咧一边挣扎着试图用烟头烫他的大腿,而他大笑着挡,把烟头摁灭在床上的烟灰缸里,转身吻住她的嘴唇。动作中碰翻了装得满满的烟灰缸,烟灰烟蒂洒了一床,粘到赤裸的皮肤上时有种错觉一样的灼炙感。


评论
热度(2)
©阿澌 | Powered by LOFTER

你向太阳西沉的方向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