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澌

[绿红] 魔戒AU

小酒馆。熙熙攘攘,嘈嘈杂杂。像是夏天晚上有一百只蛤蟆在开会的路边浅坑,房顶上黏着稀泥,啤酒里兑着污水。

这里阴暗却绝不安静,没有人能拒绝丰收日这个值得大肆欢庆的机会。几蓬火光跳跃在一锅煮沸了的开水里,碰杯声和喧哗声比霍比特人放的烟花还要吵闹。一个戴着兜帽的人从一个胖厨娘身边挤过去,还被喝多了的某个人类撞了一下。在摩肩接踵的酒馆中从门口走到座位上不比当初弗罗多从夏尔走到魔多要容易,幸运的是一头金发比索伦之眼要醒目许多。而他成功到达了目的地。

那个游侠或者单纯的旅者毫无风度地把椅子拖过来,长腿一迈跨过椅子,长长呼出一口气。金发男人恰到时机地把早已预备好的其中一杯啤酒推过去,微微挑起眉,脸上却全是笑。对方接过啤酒毫不客气地仰头灌了一口,接着抖落了自己的帽子还有脏兮兮的围巾,露出他的棕色头发。

“好久不见,哈尔。”金发男人说。哈尔古怪地笑:“是啊,有一段时间了。”

两人陷入沉默,只是啜饮各自的啤酒,用眼角不动声色打量着对方。哈尔看起来在犹豫什么,在擅于察言观色的人看来则是在隐瞒。但是金发男人没有足够的闲情定气去观察,他同样的焦虑,把手伸进袍子里,又拿出来,抬手握住面前的桶一样的杯子。两人打定主意等待对方先开口。

哈尔开了口。

“巴里……”他说,他踌躇良久只念出一个名字,他面前杯子里的酒顷刻已经下去大半。巴里等了片刻没有等到下文,沉默了一下。

“放心。”他叹气,“今天为你接尘,理应我请客。”

“……我没有要说这个!”哈尔一瞬间气急败坏,巴里只是笑起来打断他。他似乎做完了心理建设,手指在空中顿了一下,终于从外套的内袋里掏出一把匕首,像往常一样小心翼翼地垫块布放在油腻腻的桌子上。

“精灵做的武器。”巴里解释道。匕首在昏暗的灯光下反射出来的光干冽又冷静,像是都灵之日时挂在山尖上的泓月,又像是倒映在狼的眼睛里,隐约发着莹莹绿光。他的手指划过柄部尾上的一个小小的符号,像是个灯笼。

哈尔睁大了眼睛,下颚因为惊愕小幅度松动。他仔细接过,意外之喜和难以置信从他脸上闪过。巴里微微后仰,带着如释重负。“纪念品。”他说,五官一派无可奈何地皱在一起,“如果你连这个都不收下的话……”

哈尔把匕首抄在手中,他几乎微微战栗,不知是不是因为武器的冰凉触感。他的拇指温柔地摩挲着匕首的匕柄,像是在抚弄情人的手。

“谢谢你。”他说,他盯着匕首上的标志,巴里只是盯着他。

“不用说谢谢。”巴里最后说。

但是哈尔压抑地低低笑起来,他的身子向后仰,两条椅腿翘起来,又砰地落回地面。无法解释他被什么逗得这么开心,按捺的笑容逐渐变成了大笑。巴里蹙眉又有些无措地瞪着他把手掏进自己那件棕色旧袍子,将一个圆环郑重其事地放在桌子中央。

“精灵做的戒指。”哈尔解释,愉悦地看到巴里没能掩饰住他的瞠目结舌,“不用说谢谢。”他这么说着,伸手握住巴里的手腕,捏着对方指尖。将戒指理直气壮地套上他的手指,满意地看着其合适尺寸。在巴里不知作何反应的反应中止不住地微笑。

“节日快乐。”哈尔说,他的眼睛弯起来,形成一个微妙的温柔弧度。接着故作镇定地直起身,清了清嗓子。他端起杯子碰了碰巴里面前的,用空啤酒杯挡住自己翘起来的嘴角,另一只手还抓着戴上了戒指的那只手不放。

end


无推敲的流水账 只开脑洞无剧情 七夕快乐

评论(4)
热度(11)
©阿澌 | Powered by LOFTER

你向太阳西沉的方向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