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澌

[Sherlock][双莫]Unfolding Morning

Unfolding Morning

 

在他意识到铲子和锅底发出的噪音太吵之前,吉姆已经站在了厨房门口抱着双臂看着他。莫兰有一点心虚,尽管看上去他什么都没做错。

面对吉姆的时候他总是莫名心虚,其中一个原因大概是在此之前从未有人对他的工作不满意。当然,并不是说吉姆不满意,莫兰也很清楚让这个臭名昭著的犯罪头子不满意的下场——他亲自处理过几例,而即便是他都觉得有点可怜了。

至于莫兰自己,他从不让人失望。

吉姆过来直接用手抓锅里的煎蛋,被莫兰半真半假地用铲子在手背上拍了一下。他的指尖连带手背都被高温烫得通红,但他还是没感觉一样咧着嘴角,笑得像只挑衅又嚣张狐狸。他仰着脖子把稀碎的鸡蛋塞进去,吧唧吧唧地尝。

“有点咸。”他点评,一根一根吮着手指。

莫兰试图用眼神轰走他,不过吉姆完全不为所动。他哼着不成调的旋律,大幅度地往杯子里倒咖啡,然后把咖啡壶砰地磕回台子上。紧接着转了个圈,跳舞似的挥动着胳膊拿盘子装新烤好的面包。

莫兰从不让人失望。既然他已经能搞定这个世界上最麻烦的老板能想象出来的各种稀奇古怪的条件,他也理应无所畏惧了。如果细问的话,他也不知道厨房的锅铲和吉姆的阴茎相比哪个更难搞,反正在经历过这些以后AWP简单得不像话——毕竟AWP本来就没什么难度是不是?

按理说他不应该抱怨,但是现在连鸡蛋都要糊了。

按理说鸡蛋也不应该糊,他可是一个能在500米以外打爆一个人脑袋的神射手,还能连个火候都掌握不好吗。只不过问题是世界上太多的破事都不按常理出牌,这就怨不得他了。

他把锅里的炒焦的鸡蛋倒进自己的盘子里,粗暴推到灶台边缘。他一边翻炒一边从口袋里摸出一盒烟,一番折腾以后终于点着了其中一根。莫兰深呼吸,把尼古丁干干净净地吸进肺里,又长长呼出一口气。这点烟雾和油烟混合在一起被盘旋着吸进头顶上的抽油烟机。吉姆皱着鼻子回过头。

“哦。”他前言不搭后语,“塞比,你没有穿围裙。衣服会弄脏。”

莫兰只哼了一声作为回应。

他的衣服脏透了的时间多了去了。

灰尘、泥土、秽物或者暗兮兮的血(有他的也有别人的),干了的精液留下暗黄色的痕迹,汗渍还有洗衣粉印——直到现在他也搞不清究竟要在洗衣机里加多少洗衣粉才合适,这些复杂且无用的电器(与此类似的还有洗碗机)就应该被直接销毁,甚至被发明出来这事儿本身就是一项重大错误。

也因此吉姆绝不允许他们两人的衣服同时被放进洗衣机。

他把烟灰掸在地上(反正是他擦,他爱掸在哪儿掸在哪儿),把炒成金黄色的鸡蛋拨进盘子。这回要完美多了,至少是看上去。要知道,让它看上去完美可不容易。

莫兰端着两个盘子出去,吉姆已经在餐桌旁坐好,用叉子百无聊赖地有节奏敲打着盘子边沿,像个多动症的神经病。他没指望得到表扬,所以吉姆那声小小欢呼有点让人惊讶,也有可能是因为他饿了,毕竟昨晚(今早)消耗了太多体力。两个盘子东倒西歪地被他放在桌上,在直起身子之前嘴里叼着的那根烟突然被夺走。

吉姆毫不在意地将烟头随手摁灭在木制餐桌上,留下一个烧焦的圆形烙痕后丢到一边,莫兰皱着眉毛抬眼看过去,对方正往嘴里塞了一大口煎蛋。“抽烟死得早。”吉姆说,他把嘴里东西草草咽下去,高高地抬起眉,嘬着腮作出一个骷髅的鬼脸。

莫兰把椅子拉开在他的对面坐下。

“杀人也一样。”他从喉咙里懒洋洋地嘟哝道。

评论
热度(14)
©阿澌 | Powered by LOFTER

你向太阳西沉的方向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