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澌

[inception][EA]花了五次才让Eames接受Arthur的邀约

给阿梧的生贺/w\


1

Eames活动了一下要掉下去的下颚,完全没有意识到这是事情诡异的起始。

“你说啥?”他干巴巴地反问,揉揉耳朵确定自己没出现幻听。Arthur站在电脑椅前一步之遥的位置,Eames靠在椅背上迎接从上俯视下的目光,片刻后才发现自己还可笑地张着嘴忘记闭上。

“我说。”Arthur不耐烦地做了个挥手的动作,左手高高地在空中划了个半圆,可能主要是为了让Eames看到他手腕上百达翡丽——意思是指时间,“你想不想一起去吃个晚饭。”

Eames像是被噎住了又像是见了鬼,两个人气势汹汹地瞪着彼此——不,只有Arthur一个人看上去怒气冲冲,样子不太像要请客而是准备策划一场谋杀案。Eames下意识向后撤了好几步,滑轮擦过地毯发出簌簌的声音。

“你是Arthur吗,还是藏在他身体里的外星人?”Eames说,他的嘴巴比他的大脑先行一步,“后者的话我大概不会拒绝。” 

Arthur掉头就走。

“等等——”他冲着对方背影画蛇添足地喊,“……这不是拒绝!Arthur?Arthur!”

Arthur脚步飞快,完全没有理他。

 

2

如果说第一次他完全没有反应过来,第二次的时候要是还没能意识到那个业内最优秀的前哨在约他出去的话,他就不配叫Eames了。

不是说他不愿意,恰恰相反,他有点怀疑自己能不能有第二次的抽身机会。作为一个伪装者——作为一个把观察别人表情动作当成习惯的伪装者,Arthur的态度让他模棱两可又神经兮兮。

他应该去墙角揪花瓣,而不是在这里揣摩对方的小动作是不是代表他对自己有好感,反正已经都像是青春期才有的行径了。

他自己做着小动作:不经意的早餐、递上的PASIV还有随口关心,并在Arthur第二次假装无意地邀请他去酒吧的时候说“不”。

他本意是想看看这个时候对方会有什么反应,没想到对方没有任何反应,直接耸耸肩离开了,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3

“你得打死我让我赶紧回到现实中。”Eames对着Arthur吼,他们被逼到一条死胡同,盗潜还差最后一步。

“今晚有空吗?”Arthure没看他。他盯着潜意识袭击而来的方向,驴头不对马嘴地问了一句。

Eames犹豫了一秒。“Josephine。”他戏剧性地夸张叹气,说出他们新筑梦师的名字。

“很好。”Arthur点头,从背后拿出机关枪直截了当地把Eames的头打成一滩烂泥。

 

4

前一天他们在伦敦,下了一场世界末日一样的雨。任务结束后血管里残留的药物还有酒精还有阴天都比较让人头脑发懵。

即便那是Eames能够想象的最好的一个晚上。

不过第二天早上的时候一切就都乱糟糟得不成样子了。他们这帮人工作的时候都有点什么规矩是不是,Eames也不打算破坏。事后Arthur和文件一起递过去的纸条被他揉成团扔进了垃圾桶,他的余光瞥见Arthur面无表情的注视后又移开,这让他心脏里某个部位黏糊糊地皱起来。  

    

5

“嘘,冷静亲爱的,你还活着。”

“我快死了,20分钟之内。”Arthur镇定地说,他倚靠在Eames的怀里,肚子上的弹孔正在Eames用力摁压下渗着血,从他的手指缝流出来,昂贵的西装被血和泥土浸透得一塌糊涂,“唯一不死的方法是我现在是做梦。” 

“去他妈的。”Eames爆着粗口。他把对方抱得紧一点,探出隐蔽物开了几枪,“再坚持一会儿,咱们就能跑出去了。”他努力咧开嘴角,用开玩笑的语气,尾音有点颤抖,“还能在阴沟里翻船吗?”

“我得喝一杯。”Arthur突然说,鲜血在他说话的同时从嘴角向外涌,他的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向上视角的那个人。

“我请客。”Eames答道。他试图换个更安全的地方等待支援,但很快他发现移动只会加重Arthur的伤势。

Arthur一动不动,然后笑起来,脸颊上露出一个Eames从来没有见到过的酒窝。

但是他一动不动。

 

END


评论
热度(14)
©阿澌 | Powered by LOFTER

你向太阳西沉的方向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