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澌

[绿红]七年之痒其实是变相的秀恩爱

有道笔记真好

OOC和BUG还有流水账还有这么烂都是我的错 QWQ

一切梗和灵感来源笛子(



联盟里今天气氛不太对。

发现这一情况的是钢骨,少年那个年纪嘛连空气流动的微妙改变都能察觉。当然,不是真的说他能感受到到风向改变了。作为一向是在这方面(不是八卦)上过于敏锐的一个人,他像睡在豌豆上的公主一样浑身难受翻来覆去,忍不住从数据板上抬起头,四下环视搜索着造成这一气氛的根源。

超人很好,他和蝙蝠侠在显示仪前,正在专心致志听后者讲些什么。他有点以外这两个人之间的这种平静,没有噼里啪啦的火花,实话说,这就已经很不对了。

超人和蝙蝠侠,友好地坐在一起讨论。

有点疯狂。

他默默移开目光,觉得眼睛被刺得发疼,大概是显示屏亮度的缘故。他接着挨个扫过去,神奇女侠很好,正在楼下的实战区锻炼,训练用的假人被她玩得很开心;海王也很好,他还在欣赏宇宙,他大概没怎么从这么高的地点向下欣赏过,鉴于他的家乡在地球的最低处;绿灯侠……

哦。

他好像找到症结了。

哈尔一个人坐在角落的沙发上,正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用灯戒光束变出某个游戏玩得起劲。

只是“若无其事的样子”,并不是没事,是吧。

而闪电侠?钢骨没有在搜索范围内发现对方踪迹。

看,这个很明显就能说明问题了。

不是说这两个人像连体婴,有一个人出现的地方总会有另一个人——不过确实是这样。他们表面上似乎像是隐蔽得天衣无缝,又好像谁不知道一样。私下调换值班表可不是值得提倡的行为。连钢骨自己都需要仔细回想一下上次没有见到这两个人同时出现的时候——哈尔去外太空出任务那一次?还是中城又出事故的那回?

反正不是今天两个人都清闲的时候。常理来讲,这时两个人就都会没影了。

咳。

吵架了吗?钢骨暗暗揣摩,在他的内心深处的某个位置,即使不承认也浮动着极其微妙的小激动。

 

结果这个氛围持续了一个星期。

在第三天的时候,钢骨已经开始坐立不安了。

以前并不是没有出现过类似的情况。但那通常只会持续一天——甚至更短,过了一个晚上——甚至是个空闲长一点的午休时间之后,事情就会得以解决。

两个人同时出现在某个地方,各自保持距离般分开着,四下看着风景,脸上却隐约浮现出那种一模一样的恶心巴啦的甜蜜笑容。钢骨每次看到都会忍不住打寒噤,虽然他都快忘了被冻到发抖是种什么样的感觉了。

恋爱中的人真是太可怕了。

但是这次已经持续了一个星期——七天啊。

整整一个星期两个人都处于一种有我无他的状态,短的可怜的值班时间也都不在同一地点出现。好了,现在他们又会偷偷调换值班表以免碰上对方。钢骨不由自主想象在他们必须见面的场合会是什么样。他经历过几回,空气里结着冰碴子,几乎要比蝙蝠侠还可怕,海王都快要打喷嚏了。

第五天的时候,连最不愿意管这种事的蝙蝠侠都露出了“我觉得他们需要谈谈”的嫌弃表情,钢骨想说自己一向不爱管闲事,可是有人说过团队精神吧?

说好的团队精神呢?

钢骨觉得来个什么人劝劝他们都好,甚至是采访一下发生什么事了,当然用的是关心的态度,不是八卦。钢骨觉得头疼,头好痛,就像第一次和电脑连接一样,濒临超负荷。处理感情问题太复杂了,尤其是别人的感情问题。尤其还是绿灯侠和闪电侠的感情问题。

来的什么人都好……和他们谈谈吧……

只要能解决这个问题,来个不是人的生物也可以接受。

他这么暗搓搓地想着,紧急状况的警报被拉响了。

 

在他说生物的时候,他绝对不是想说,一个外星机械章鱼。

天知道这家伙是怎么落到地球的,落到一座陌生城市——星球——以后它的狂暴情绪显而易见,带着巨大吸盘的触手在半空中挥舞着打翻建筑物,极具杀伤力。

和他们对抗过的对手相比,它的级别应该算在……中下?

比它杀伤力大得多的是闪电侠和绿灯侠的吵架。

钢骨有点目瞪口呆,他几乎没见过这么怒气冲冲的闪电侠,还有这么气急败坏的绿灯侠。他们两个就像是新手一样,在与触手搏斗的间隙冲对方不停地大喊大叫。

哇哦。

蝙蝠侠扔出的两个爆破蝙蝠标打断一只触手,他落回地面,没出声阻止那两个人的吵架,倒是阻止了想要劝阻的超人。从他嘴角露出的、只有机器才能分辨出来极其细微的弧度来分析的话,他看起来似乎觉得,呃,有趣极了。

 

闪电侠顺着盲目抽打的触须跑到章鱼身上,动作利落地卸掉几个螺丝,绿色光束变成的钳子配合地帮他挡掉来自头顶的袭击。

与动作不符的是来自哈尔咬牙切齿的声音,混在这个外星生物含糊不清的吼叫声里。

“我睡着了!我不知道!”他变出一把菜刀用力斩断了一个机械关节。

“而你抢走了我的被子!”巴里回答,他拔起螺丝的动作显得有些粗暴,“你知道我热量消耗得有多快。”他空闲下来的手在身侧紧攥成拳,让人有点担心他会不会打上去。

不要担心,闪电侠以好性格著称。“你也知道食物对我多/重要/!”

“我刚从外太空执行完任务!你知道军团提供的食物都是什么样的饲料,我累得要死要活,我只想回家吃一盘热腾腾的意大利面!”哈尔悬浮在半空中停止了攻击,他的表情显示出他有多么不可思议,“啊哈,你竟然为了谁吃了最后一点意大利面和我吵了这么久?你没有被控制大脑吗?”

“你吃完了家里最后一点食物不去买?!我以为这件事已经是约定俗成——”

“你为了这个和我发火?!”

“小心上面!”巴里喊,他看着绿灯侠的绿色盾牌挡住了偷袭,“听着,我没有和你发火。”

“我不应该为了你没日没夜的工作发火?”

“咱们要讨论工作这个问题吗?”巴里飞快地打断他,“在宇宙中心工作的人又不是我。”

“你在埋怨吗?”

“我没有。”巴里险险避开一个袭击,咬紧了后槽牙陷入沉默,似乎打定主意不再开口。

不过他架不住哈尔穷追猛打的询问。

他一直都架不住,是不是?

“不,我不在乎你的工作。”巴里说,他看起来有点疲倦地揉了揉眉心,“你拿着宇宙里最强大的武器,我知道你并不总是……但你不自主地自诩无敌。”他站在机械外星人的顶端,“无所畏惧,我知道那是你。”他蹲下身子保持平衡,眼睛却注视着那张绿色面具后面的。“但你不是不会受伤,灯侠。”

对方沉默了几秒,“你也一样,巴里。”他降低高度,沉下来的声音像个强磁铁,能让周围磁场都发生变化,“你也一样。你仗着恢复速度惊人,但是伤过的地方没有那么容易能够完全愈合……至少在我心里。”他耸了耸肩膀。

巴里不再说话,蝙蝠侠的声音从耳机里传来。

“眼睛是它的弱点,闪电侠,不需要杀死它。”

“只需要击昏?”哈尔接茬,光束化成拳头重重打中它的眼睛,章鱼尖叫着倒下了,在被砸裂的水泥地上瘫躺着,如果它发出的那阵轰隆隆的声音是尖叫的话。

哈尔变出的床垫接住巴里放回地面。

 

“我的错。”巴里叹了口气,开口说道。他没有看向对方,而是盯着眼前城市的一片废墟,双臂紧抱在胸前,口气却放软了。

“我们从来都不需要讨论这个。”哈尔说,他伸手搭住巴里的肩膀。

巴里回过头,正好看见一朵绿色的玫瑰被对方捏在指尖递了过来。

“有兴趣和我吃个晚饭吗?”巴里听到那个人说,他的眼睛里哈尔的嘴角高高扬起来,不需要想象都能猜出眼罩下面是怎样眉飞色舞的的笑容,“我知道一家做得很好的意大利面,不是速食的那种。”

他高高地挑起眉毛,很快意识到对方看不到他挑眉,不过他嘴边露出的笑容一定出卖了他的情绪。

“好啊。”他接过那朵玫瑰花,回答道。

 

他们并肩离开,像是一如既往的那样。

 

END

 

 

“绿灯侠和闪电侠走了。”蝙蝠侠摁着耳边的麦克风说,“超人,钢骨,你们负责清理废墟。”

“什么?我们不是负责这次!”

“你们不是。如果你愿意的话,你可以追上刚走的那两个人。”

钢骨张了张嘴,什么都没说出来地妥协了,他还不想被好脾气的闪电侠加上黑名单。


评论(3)
热度(40)
©阿澌 | Powered by LOFTER

你向太阳西沉的方向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