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澌

[三代绿红]高中AU

“啪。”

凯尔猛地睁开眼睛,他觉得自己隐约听到动静,却不知道为什么醒来。他一动不动躺在床上,还以为自己在做梦。

“啪。”又一声。

他这回听清楚了,他撑起半个身子向窗户那边望。什么东西撞到玻璃上的声音清脆得一纵即逝。他大概猜出原因,不过刚睡醒的脑袋昏沉沉的,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他小声地抱怨着,一手扶着头从床上坐起来。

“啪。”第三声。

凯尔一下子从床上跳下来,赤着脚连鞋都没穿。他咬牙切齿地一把拉开窗户,看见意料之中的某个人影在他家的楼下,正闲不下来地四下踱着步子。听到窗户打开的声音时抬起头,对着探出半个身子凯尔从帽衫的口袋里掏出一只手大力地挥。

凯尔胡乱套上衣服,在冲下楼的过程中停不下来地咒骂。他觉得自己不是很想知道对方大半夜跑到他家砸玻璃的原因,心里一个隐蔽的角落却又在蹦跶着叫嚣,发出诡异得像是拉拉队员的尖叫声。

“干什么?”他顶着乱七八糟的头发走出去,上下眼皮还有点打架。沃利双臂抱在胸前,一副不耐烦的样子抖着腿,看样子等了很久——不过没多久的时间也会被他夸张成很久,“我刚睡着,你最好有个合适的借口——”

他最后的尾音没说出来被堵回了嘴里,沃利拽住他的T恤领口拉进一个吻,舌头扫过他的上颚。而他在另一个人含住他的嘴唇的时候就下意识张开嘴,手揽住他的腰抓得更近地回吻。对方的手指插进他的头发里,手指暧昧地摩挲着他的头皮。

这可不像他的开场白。凯尔模糊地想。他还以为对方会过于吵吵闹闹,已经做好了让他安静下来的准备。

呃,不是这样的准备。

片刻以后他们终于气喘吁吁地分开,事实上也不算分开。沃利像只小狗一样用鼻子蹭着凯尔的鼻尖,贴着对方嘴唇咧开一个巨大的笑。“这个理由够好吗?”

凯尔没回答,他又亲了他一下才开口。“你刚才往我玻璃上扔的什么?”他试图凶巴巴地问道,口气却不由自主地软了下来。

“放心,不是石头。”沃利若无其事地说,他亲着凯尔的下巴,“我第一次砸碎之后就长记性了。”

“然后你又砸碎了第二次。”

“是石头的问题。”他耸了耸肩,近乎恨恨地咬了他一口,“喂,在我的计划里你没有这么多话。”

凯尔不置可否。

“惊喜快乐。”沃利说,“其实你说这么多只是因为你感动得快哭了吧。”

“滚开。”凯尔压着嗓子吼过去,可是他没松开环着对方的手。


评论
热度(12)
©阿澌 | Powered by LOFTER

你向太阳西沉的方向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