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澌

[APH]场景练习:暴风雨 (亲分出来玩x)

这是航行的第36天,安东尼奥像往常一样站在瞭望台上举着望远镜眺望。他们在大西洋上,海面境况良好,平静得几乎诡异。他做了个深呼吸,长长地吁出来,来缓解胸口憋得难受的那种窒息感。额头上细细麻麻的汗被他擦了一掌心,又随手抹在裤子上。

他圆形的视野里,远处乌云似乎是吹响了集结号地汇拢在一起,纠结成黑色的一团,像巨乌贼吐出的墨汁。

不过墨汁可不会那么吵。

“要下雨了。”他喃喃道,把望远镜摘下来粗鲁地挂在同在瞭望台上的另一位水手的脖子上。望远镜在对方胸前沉甸甸地晃来晃去,安东尼奥挑着眉毛笑得像个裂开的番茄。他在对方一脚踹在他屁股上之前猴子一样从桅杆滑到甲板上,一边挽袖子一边扬着脖子打了个呼哨。 

上面的人比了个下流的手势,安东尼奥大笑着离开。船上的人匆匆忙忙地从他身边擦过,好像只有他一个人闲得要命。他插着兜,身子前倾靠在船舷上。他已经看不见地平线了,黑暗来临得突然又显得毫无止境。

他有一点走神,没能注意到第一声雷声从哪儿炸开。等他反应过来时雨点已经像是迸溅的钢珠泼砸在甲板上,声音被接踵而至的海啸般雷鸣吞没。

船被突如其来的一个浪头高高地抛起来,紧接着像是没接住新生婴儿的愚蠢父亲又把他们重重摔回海平面。安东尼奥狠狠地跌在甲板上,摔得头晕目眩。他摇摇晃晃得把自己半撑起来,拱着背张开嘴干呕半天也没吐出个所以然,泼在脸上和身上的水让人不太能分清究竟是雨还是拍过来的海浪。他嘴里有咸味,有可能是盐,也有可能是摔倒时牙齿磕出来的血。

他一个骨碌,跌跌闯闯地跳起来。雨点被风赶着砸得他睁不开眼睛。他用一只手挡在脸前勉强眯着眼睛向前走,踉踉跄跄,仿佛下一秒随时会被卷到海里去。隐约能从巨浪咆哮中听到有人在大喊“收帆——”,声音被淹没在瓢泼的雨幕里,像是从宫殿的另一头顺着门缝钻进来。安东尼奥咬着牙抓住一根缆绳,在手上胡乱缠了几圈,粗麻勒得他掌心掌背疼。他脚下边打着滑边向后拽,几个水手们嘶喊着向后拽,没有指挥,凭借着的是长久的默契和水手的感觉。他的耳朵灌满了乌嚷嚷的水声,世界封闭在一个海螺里然后贴在脑中。巨大的噪音反而变成了沉寂。他几乎听不到声音,轰鸣像是幻觉。

一道闪电劈进海里,毫不留情地生生把海洋撕成两半,像查理五世立旨率兵攻去法国的利刃在月亮下的反光,又像那同一个人尖叫着干净利落地砍下支持新教信徒的头。白光稍纵即逝。耶和华借白光分清昼夜混沌,第三日称水聚处为海。摩西分海,两侧海浪竖起如山成墙露出海底为路。

伴随而来震耳欲聋的雷鸣还未散尽,另一道闪电横切过天空。安东尼奥躺在甲板上,浑身湿透。他扒开挡住眼睛的湿漉漉的头发,张嘴用舌尖取接从天上掉下来的雨。有人吹着口哨说“小风浪——”,周围水手发出吁的起哄声。安东尼奥躺在甲板上大笑,被吸进嗓子的雨水倒灌着呛到,爬起来昏天黑地地咳嗽仍发出止不住的闷闷笑声。他们在天地最混杂的噪音中不甚清晰但嘶吼地叫嚷,不像是暴风雨,倒像是某场狂欢。


评论
热度(7)
©阿澌 | Powered by LOFTER

你向太阳西沉的方向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