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inarc

[移动迷宫][Newtmas] Drag Me Down(蜘蛛侠AU)1-4

后文:

Drag Me Down(蜘蛛侠AU)5-8


蜘蛛侠!Thomas


“这只是一个请求。”那个女人说,“我希望我们能够合作。”

合作,这个词听上去不像是对Thomas的请求。没有人想和Thomas合作。警方讨厌他,尽管从事实上来说他的确让犯罪率下降了;市民讨厌他,可能因为他昨天又把几个人晾在外面的衣服碰下了楼;媒体倒是很喜欢他,负面评价反而总会带来更多的观众。

Thomas现在有点赶时间,他偷偷瞥了一眼不远处大楼上的钟表。他起码要花五分钟才能赶回去,演出在十五分钟后就要开始了。

“谢谢你。”Thomas说,他是真心的。他对面的是WCKD的CEO,全球最厉害的生物技术公司之一,曾经是他的梦想。

说不定现在也是,虽然他找到了一点别的工作。

他试图礼貌地向后挪,幸好他在天台上。

Ava——她执意让他这样称呼——露出了一点遗憾的神色,仍然朝Thomas的方向走了一步。

“我们可以帮助你,蜘蛛侠,你和我都知道你需要帮助。”

她听上去很真诚。

可惜Thomas已经向后倒过去,从栏杆上翻下。五十层的风倒垂着吹过他的耳朵。他享受了一秒失重,然后蛛丝从他手腕上的发射器里弹出来。

 

***

 

如果让Thomas列举当蜘蛛侠的坏处,摞起来大概有帝国大厦那么高。迟到绝对排在前三,需要找各种借口突然消失也算。可能还有一点他要抱怨:奇装异服的超级英雄,不等于他能够随便插队、拿完就跑、下出租车不用给钱。

最后一项对他暂且不适用。

他气喘吁吁冲进走廊,怀里是废了好大劲才临时买到的一捧花,让狂奔变得有些困难。走廊里一个人也没有,他在过分的安静中听见昂扬顿挫的对话。糟糕的预感像看不见的绳索一样渐渐拴住他的后颈,拉扯着他慢下步子。

Thomas听见掌声。

他掏出手机看时间。不管刚刚那座楼上的钟表显示的是哪里的时区,都和纽约时间无关。他可能和巷子里的那伙小偷纠缠了超乎想象的久,或者是与假装被困在火灾楼顶上的Ava的对话没完没了。

不管是哪个,演出都已经结束了。

沮丧盘踞在他的喉咙里,让他突然泄了气。他还抱着那捧花,发现它们在刚刚的奔跑或者摇荡中散得七零八落。非洲菊的脖子歪在一边,基本上就像是Thomas的心情。他拖着步子走到后台,有一半在想如果偷偷溜到最后一排观众席假装自己看完全程,Newt会不会不那么失望。

就算Newt把第一排中间的好位子留给了他。

他甚至没能看到有话剧导演参与的全体谢幕。帷幕已经结结实实地拉上了,演员和其他工作人员在后台熙攘地放松。有人与Thomas擦肩而过,对他眨眼,他的悲惨眼神估计娱乐到了他们,但反正都默契地没有和他打招呼。Thomas第一眼就看到了Newt,正坐在角落的一个大椅子上,翻看着一厚摞剧本。

Thomas犹豫要不要上前。

 

他可能太专心了,连有人走到他身边都没注意,后背被狠狠拍了一下,把他吓了一跳。

Minho的眼神看上去挺凶狠的,Thomas一点都不怪他。“抱歉!”Thomas说,脱口而出,“抱歉,我——”

Minho打断他,朝着那个方向歪了歪头,示意让他去找该被道歉的对象解释。Thomas回过头,Newt听到这边动静,已经走过来。

“Tommy!”对方说,他露出了一点笑,似乎完全没有生气的样子,“你的面试怎么样?”

Thomas几乎忘了早些时候的面试。

“我不知道……天呐!”Thomas说。因为,说真的,天呐。他错过了Newt初次导演的话剧演出,现在那个人竟然问自己面试怎么样,“妈的,Newt,我很抱歉——我真的——”

Minho对Newt非常用力地翻了个白眼,看上去也不是很满意这个反应。他在转身离开之前用手肘轻推了一下Thomas的背后,完全不友好,算是间接表达自己的不满。

Newt看起来没受到影响。他耸了耸肩。

“只是莎士比亚而已,没什么大不了的。他们闭着眼睛都不会出错。”

根本没有什么“只是”。所有人都知道Newt对莎士比亚的狂热,哪天把自己的中间名改成威廉都不意外。

“对不起。”Thomas只能说,“交通,乱七八糟的很多事,错的表,对不起,我没意识到——”

“那是花吗?”Newt打断他。

折断脖子的非洲菊和死在B级片里的百合,Thomas没能成功把它们藏起来。

“它不应该是这样的。”Thomas说,他垂头丧气的样子也像被抽干了血。

“谢啦,Tommy。”Newt语气轻快,“我很喜欢。”他说。

他从Thomas手里把花束抢走,在那之前给了他一个十分用力的拥抱,如果Thomas再脆弱一点也许会当场哭出来。“你能赶来我很感激。”他对Thomas的后脑勺说,就好像Thomas没有任何错。

 

***

 

毋庸置疑除了Newt以外的所有人,包括Thomas自己,都觉得他罪无可赦。

“你疯了吗?”Teresa说,“如果我的男朋友错过了我初次导演的话剧首映,我可能会切掉他的蛋蛋。”

“所以你没有男朋友。”Thomas说,抓住女孩子对准他的脸扔过来的苹果,放在嘴边咬了一大口,含含糊糊地继续,“我也没有。Newt不是我的男朋友。”

“好吧。”Teresa说,“听见了吗,我建议你快点甩了他。”

说后面那句话时她换了个方向。Newt正端着餐盘坐到Thomas身边,假装严肃地对着Teresa点了点头。

“我会考虑的。”Newt说。Minho在Thomas的斜对面有点幸灾乐祸地窃笑。Thomas抗议的声音十分虚弱,在Newt把盘子里不要的西兰花捡给他的时候才更大声一点。

这个情侣玩笑对于他们两个人来说出现得太频繁、太过时了。他学会了不像刚开始那样反应过度,即便直到现在也不能阻止他的心脏少跳一拍。可能Newt表现得有些过于理所当然,所以涨红脸反驳的Thomas显得输掉一筹。

也可能是因为他有点喜欢听到这个玩笑。

“……Tommy?”

他回过神,另外三个人都看着他。

“你最近总在走神。“Newt说,他皱着眉毛,眼睛里有些担心,“真的什么都没发生吗?”

“只是事情太多。”Thomas说,就算超级恢复速度也还没能让他后背的枪伤愈合,动起来有发痒的刺痛,“我拿到了《号角日报》的实习!”

Teresa和Minho欢呼,Newt看起来没那么高兴。

“我以为你的面试是WCKD的实验室?“

“是。”Thomas说,“我没成功。”他小心翼翼拿捏着措辞,他的朋友能一眼看穿他,“这不要紧,反正实验室的实习没有薪水。”

“你在生物竞赛上拿了全国一等奖。” Teresa也不笑了,“你怎么可能没成功?”

他忙着拦下一个劫持校车的丧心病狂的劫匪,完全错过了面试时间。

Thomas假装不在意地耸肩。“可能太多天才了。”他说,“没关系,我还可以等到下半年,或者明年。时间还多得是。”

Newt盯着他看了几秒,没再多问。他安慰地拍了拍Thomas的胳膊,似乎被说服了。

Minho清了清嗓子。

“那么,”他试图继续刚才的话题,“《号角日报》?你要做什么?”

Thomas稍微松了一口气,露出一个巨大的微笑。

“摄影师。”他故意说得狡黠,“为报社提供照片。”

“具体一点。”Teresa不耐烦地催促,“别卖关子。”

“——蜘蛛侠的照片。”

 

***

 

有时候Thomas会忘了Newt对蜘蛛侠的观感有多鄙夷,大概像讨厌一切现代流行文化那样,把他看作“哗众取宠的小丑”。Teresa发出一半尖叫,Newt哼了一声。

“真的吗?Tommy?”他说,“真的吗?”

Thomas甚至喜欢他这样。没救了。

他爆发出一阵大笑,把手肘架上Newt的肩膀:“起码假装为我开心一下。”他说,摸Newt后脑上的头发——Newt太习惯了,连动都没动,“又不是说我变成八卦狗仔了,就当是我未来的摄影展终于有了主题。”

“蜘蛛侠主题的个人摄影展。”Newt干巴巴地说,“我可能会当着你的面把门票一条一条地撕掉。”

Thomas朝他做鬼脸。

“我会把蜘蛛侠的照片打印成海报贴在你的床头。”他说,“脱敏疗法。”

同样的事情已经被Minho做过了。他在Newt发表长篇阔论“蜘蛛侠是舆论的阴谋”之后把Newt手机壁纸偷偷换成蜘蛛侠。

Thomas在看到Newt手机屏幕的时候心脏停跳。

然后Newt说Minho是个混蛋,把手机壁纸换回他们四人的合照。

他的拇指在开锁键上划过Thomas的脸,Thomas不知道自己该抱着怎样的心情。

“你敢。”Newt说,“我会把你One Direction的所有签名专辑放到eBay上卖掉。”

他的瞪视毫无威慑力,Thomas完全不害怕。“你才不会。”Thomas说,“你爱我。你到时候甚至会给脸书的蜘蛛侠照片点赞。”

他们所有人都知道Newt可能真的会这么做,哪怕Newt根本不用脸书。他对Thomas的纵容没有下限,这让Thomas自满又隐约恐慌,像掉进没有尽头的兔子洞。

Newt摇头。

“天啊Tommy。”他终于没憋住那个微笑,“我当然为你开心。”

Thomas的嘴角咧得像个成熟过头的松果,脑子被想象中半心半意的亲吻挤得晕眩。

 

Teresa推开餐盘的声音吓了他一跳。

“我们一定要看着这个吗?”她转头对着Minho,听起来怒气冲冲,“就好像我还没看够绕着他们的粉红泡泡。”

Thomas差点就忘了自己在做什么。他假装无动于衷地收回胳膊,拿叉子去拨弄西兰花,把它塞在嘴里,嚼了两口以后才想起来自己有多讨厌这个味道,强忍着把它生咽下去。

Teresa不可思议地看着他,他对她挤眉弄眼,来掩饰自己的做贼心虚。

他想否定但是没有,不敢匀出多余的注意力去看Newt的反应,有点害怕蜘蛛感应会响起来。

“你知道学校论坛上有一个他们两个的专门帖子吗?”Minho说。

在他旁边Newt好像恍然大悟又有点惊恐。

“你没有用我们的照片换低年级女生的手机号吧,有吗?”他问,“上次在走廊里和你打招呼的那个?”

Minho不置可否地对他们挤了挤眼睛,Newt用Thomas咬过一口的苹果砸他。

“至少把我们拍得好看点。”Thomas说。

 

***

 

Thomas可能就没有什么能把人拍得好看的天赋,难怪他的朋友们对他把摄影当做业余爱好这件事会这么惊诧。

他和摄影师最近的距离可能就是他有一台相机,而且经常摆弄它。

他不会说一开始是因为Newt。他们那时只有一架DV,从二手店买来的。戏剧社的演员经常需要用这种东西做自我检讨。Thomas负责按下快门,然后花不必要久的时间盯着模糊不清的屏幕。

“很酷啊,Tommy.”Newt说,Thomas试图笑得毫不心虚。

“剧照。”他说,炫耀地举起相机,在给Newt展示的时候谨慎地跳过了一大部分,“给我这个新职位。”

他在摄影方面可能确实没有什么天赋。

Newt在镜头里对他笑,就好像那个笑容穿过繁琐的一系列光学系统却能在在视网膜上戛然而止,说不出来的情绪被藏在他的嘴角,变成吃过奇幻蘑菇的爱丽丝。

但镜头里的Newt就只是在对他笑。

幸亏拍蜘蛛侠不需要什么摄影技巧。

把相机放在自由女神像上再找个合适的角度荡过去就好了,他们现在甚至有个用来拍照的app,动动手指就能拿到钱。科技在发展,科技为人们的生活带来便利。Newt又该嗤之以鼻了。

 

“我想看看。”Newt说。

他们在Thomas的房间。Newt霸占着他的椅子,所以Thomas只好坐在床上。对Thomas来说这也许可以称作一个难得的假日——从什么时候开始他会管补习文学课叫做假日了。

Thomas一开始不知道他在说什么。

也不是说Thomas会犹豫,不管是什么他都没什么可隐瞒的。他们基本上在几年前就恨不得知道了彼此的内裤花色,当然也不是说这是有什么不正常。他茫茫然地把手里的相机交出去,突然反应过来。

“等会儿!“他大喊,抢回相机的时候头发都竖起来,差点弹出蛛网。

Newt瞪着他,Thomas解释得呐呐。

“储存卡不对。“他说,不去想那张卡里像跟踪狂一样的照片和数量,“那里面什么也没有。”

那里面有全世界最不该有的东西。

他知道Newt只是想看看蜘蛛侠——谁不想看呢,就算这是刻奇成偏执狂一样的Newt,Thomas也不会嘲笑他。但Newt的眼神充满怀疑,Thomas清了清嗓子:

“突然发现了流行文化的惊人之处吗?”

“是啊。”Newt假笑着说,他已经开始浏览照片了,Thomas把这当成一次胜利。

他在床上打了个滚,挤到Newt身边,必须要紧贴着对方才能一起看清小液晶屏上的图像。他的手肘撑在Newt的大腿上,又把下巴搁上他的肩。Newt似乎向他的方向靠近了些,头发若有似无地挨着他的头。

屏幕上的蜘蛛侠捞起一只小狗,荡在半空中的姿势和优雅沾不上边。下一张他从墙上掉下来,屁股先着地,周围一圈警察举着手枪对着他。操,一定是他不小心摁下的快门。

根本不好笑,他还能回忆起自己尾椎骨骨折的剧痛。

如果他把相机抢过来是不是就太明显了?

穿着紧身衣的超级英雄本来就像一个A片故事,现在他还得忍耐这种令人坐立难安的羞耻。Newt很给面子地没有笑出声,Thomas发现自己很想咬他的肩膀,或者耳朵,或者微微向后仰过去的脖子。这不是惩罚的含义,也超过了玩笑的范畴。

他想站在西伯利亚的冻湖上把整整一桶冰块浇在头顶,只要能让他清醒过来。

他能够察觉到房间里每一个细微的变化,但他又什么都不能确定。他不知道Newt真的在发烫,还是只是房间的温度升高了。Newt好像躲了躲,也好像呼吸喷在他的耳侧。Thomas不知道是不是错觉。

 

Newt没挪开,也没像围观的市民一样看到摔个屁墩儿的蜘蛛侠就笑到失声。他转了转眼睛,于是空气里的旖旎消失了。Thomas仍然靠在他的肩膀上,像每个熟识多年的朋友都会做的那样,没什么不妥。

他放松下来。Newt的肩膀上全是骨头,硌得要命,不妨碍它舒服得让人发困。

“没事。”Newt安慰他,“还好。我搜索的时候见过更糟的。”

Thomas停了两秒。

空气里的旖旎消失了,变成另外一种成分,比先前还要晕头转向。二氧化碳浓度超过10%就会致死。Thomas屏住呼吸,肺活量不够用。

“你在网上搜索蜘蛛侠?”他问,差一点就脱口而出,搜索我?

“噢。”Newt说,他的脸可疑地红了,这回Thomas敢肯定不是光线,“社会学作业。”他最后说,把相机关上了。

变暗的屏幕上能看到Newt的一半下巴和Thomas的一半额头。Thomas只允许自己感到一点点伤心。

“我希望你拿C因为那是没有社会学特征的匿名超级英雄。”他随便地说。

Newt没有立刻回答。

Thomas吓得把舌头吞下去。这样的一语成谶可不好玩。Newt对他的分数有种葛朗台式的执着,中学时他的美术得了B,Thomas陪他吃了整整一天的巧克力。

“其实是A+。”Newt说,装模作样地露出苦恼的表情,“做这个主题还能拿高分,我有点怀疑蜘蛛侠的社会意识形态。”

Thomas愣了几秒,抓过枕头狠狠扔他。Newt终于开始大笑。

 

***

 

众所周知Thomas从来不擅长保守秘密。中学二年级的时候他和Teresa有过一次“生理性的探索”,以大失败告终——因为这件事Thomas发现自己是个弯得不能再弯的基佬,也还算有所得益。

Thomas在吃午饭的时候说漏了嘴,所有人就都知道了。Teresa没能成功勒死他多亏Newt给他提供了一个安全屋——Newt家后院的树林里有个只属于他们两人的树屋,他们在那里度过了大部分暑假——剩下的不予置评。他在闭上眼睛就会被人挖掉膝盖骨的噩梦里活了好几年,Newt善意地告诉他他只是不擅于撒谎。

“这是什么好品质吗?”Thomas苦着脸说。

Minho把《安徒生童话》的电子书当做圣诞礼物分享给他。

反正,Thomas从来不擅长保守秘密,至少看上去是这样吧。虽然他的确有两个最大的秘密:

1、他是蜘蛛侠;

2、他疯狂地暗恋着自己最好的朋友。

他不知道这两个哪一个会先被公布于众,哪个的下场可能都不怎么好。他只能庆幸自己的朋友里还没有福尔摩斯,所以没有“排除所有的不可能”,找出那个不合逻辑的真相。他荒谬的行径也许能得到自说自话的解释。比如渴望与Newt的亲密是因为太过熟稔;比如手臂上的擦伤是因为跑步时摔了一跤——就算他早就退出了橄榄球队,Minho也对此没发一言。

比如说,他每天一放学就溜走,是因为报社的实习工作实在太忙了。

一定程度上来讲这也不算个谎话。

 

***

 

警用频道里没有什么有用的消息。Thomas坐在广告牌上,脚耷拉在外面,还在想着要不要去买个三明治。如果剩下的时间都像这样悠闲的话他大概赶得上回家吃饭,生活中的险恶一面又在告诫他最好对任何事情都做好万全准备。

从小巷子里穿过只是一个他的个人偏好,谁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遇见犯罪者。

就像现在,他刚刚最后决定去吃热狗。

三个戴兜帽的小混混围住一个看起来很瘦削的年轻人,Thomas差点在心里呻吟了一声“又来”。这些人根本就不明白什么叫做“顶风作案”,也可能是蜘蛛侠真的没有什么威慑性。如果他是/蝙蝠侠/,皇后区大概会被吓得和平一大截。

“把你的包交出来。”其中一个说。

“我只有五美元,我发誓。”那个年轻人把包举起来,回答说。

那个声音太耳熟了,Thomas差点直直掉进垃圾桶。

“我看着你进的银行。”另一个劫匪说,“少说废话,你不想让三把刀子一起扎穿你的肚子吧。”

“我不想。”Thomas插嘴说。

四个人都抬起头看他。

Thomas没想到会说得这么大声。这不算失言,没有人会注意到这句话里泄露出的个人情绪——根本没有人会知道。“我们都不想。”他添了一句,试图悄悄弥补,只是为了掩耳盗铃。

 

有一个劫匪反应过来了。他用刀子指向Thomas的方向,Thomas大声叹了口气。

“认真的吗?”他说,蛛网把那个人的手和刀一起粘起来,另一道把他黏在墙上,“你们都不看新闻的吗?从来不看?”他从余光里看到Newt悄悄溜去墙边了,让Thomas不由自主微笑,又用力把嘴角撇下去。第二个人扑上来之前刀就落在地上。那把刀看起来很花哨,还泛着偏光的紫色呢,Brenda肯定喜欢,说不定能当做生日礼物。Thomas没封上他的嘴,他可以一会儿问问在哪儿买的。

第三个——第三个——

前一个人在大喊大嚷;他听见手枪上膛的声音。

Thomas转身得足够快,枪口却不是对着他。

他在电光火石之间只能想到一件事。Newt被他扑在身下,子弹从他们的头顶越过,打在砖头上,枪声响得Thomas听不见自己的心跳声。然后他才敢在对方开第二枪的间隙里堵住枪口,甩到一边去。“枪?”他大声说,鼓膜还在耳朵里颤动,“枪?现在每个人都有枪了吗?”

他不记得自己怎么扑过去的。有那么多更好的备选方案,他只能想出这个注意,只是因为这在他心里最近似稳妥。Thomas多走了几步,回过头,正好对上Newt看过来的眼神。

糟了。Thomas心想。

 

他祈祷面罩让他的声音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并且Newt还处于劫后余生的状态察觉不到任何的不对劲。Newt歪了歪头,Thomas能看见他的瞳孔,张得很大,像冰岛看不见底的休眠火山口。

“五美元?”Thomas说,在Newt出声之前打断他。

他特意压低了声音,/(蝙蝠侠蝙蝠侠蝙蝠侠)/,试图假装和平日很不一样。但他从喉咙里挤出来的声音还是像只跳到树上被吓破胆的猫,尖利地破开。Newt低头笑起来。Thomas没有看到狐疑,他只看到——

羞赧?

Newt呛出一声笑,像是不敢相信这是蜘蛛侠说出的第一句话。他偏了偏头,接近腼腆了。“五美元。”他晃晃书包,传出来闷闷的硬币哗哗声,“500枚1美分。”

Thomas大笑。他的心脏紧缩,紧缩,紧缩,现在终于胀开。有那么一瞬间他想,管他呢,这可是Newt,会怎么样呢——就算一切秘密都被揭开了,能怎么样呢?他笑得不停,不光因为那500个硬币。

他活着。Thomas想,他不会死的。他的胃总算不再像刚才那样痉挛,歇斯底里也稍微缓解了一点。Newt朝他走了两步。他看上去不害怕他,更不——厌恶他。

他在面具下对Newt弯起嘴角,虽然他知道Newt看不到。

 

三个劫匪像蜘蛛网里被裹起来的苍蝇,鼻子以下被滚在乳白色的大球里,一起结结实实地粘在个不知道什么意思的街头涂鸦上。他拍了拍手上不存在的灰尘,在回头的时候想Newt是不是已经离开了,就像大部分他救下来的人一样。

Newt一动也没动。他的书包被他甩在肩后,插着口袋站在原地,紧紧盯着Thomas,就好像他的目光从没从他身上移开过。

Thomas一边告诉自己这是正常人的正常反应,一边忍不住从脊椎开始微微颤栗。

他荡到一截消防梯上,不敢靠得太近,又不舍得离得太远。“来吧。”Thomas悄声说,“我送你出去。”

Newt像早上七点被闹钟惊醒,有点惶惶然地朝蜘蛛侠露出一个笑。

“他们呢?”他说,用手指Thomas背后的城市装饰。

“我可以打个报警电话。”Thomas欢快地说,“雷哥公园旁边的电话亭,号码大概是警局的VIP。”

他们向外走,两个人的动作都太慢了。Thomas垂下来的时候差一点就碰到Newt的手臂。他靠在那上面千百次了,在此时此刻的面具之后又有全然不同的感觉,像他抬起头看到水泥钢筋从天而降让他的每一根头发都竖起来,像他重新见到对方,而他仍然会坠入爱河。

 

“所以说……”Thomas说,“硬币?”

“硬币?”

“是什么特殊活动吗,类似于,真人秀节目之类的?”

“不是。”Newt对这个蹩脚的笑话笑起来,似乎他确实觉得有趣,“是舞台道具。表演需要金币,我想不如用这个。省钱还节约时间。”他说,“请不要嘲笑我。”

他又侧过脑袋,Thomas看到他耳朵红了。这个Newt有些陌生,让Thomas几近要有点嫉妒起来——他回想自己,那个Newt认识的“Thomas”自己,有几次做到过这一点。

“表演?”Thomas问,“你是个演员?”

“不是!”Newt说,Thomas有点意外他的反对会这么激烈,“我只是个……爱好者,可以这么说吧。”

“你会成为一个很棒的演员。”Thomas诚心诚意地说。他从来没有在Newt面前提到过这一点。他们从来没聊过这个。

“也许吧。”Newt又笑了,皱起眉毛,“我不确定我是不是想做这个。”

另外一件Thomas本人不得而知的事。

失落像没咽下去的碳酸饮料,气泡在胃里膨胀,卡在喉咙里不上不下。他得假装对方是个陌生人。“以后的事情谁说得准呢。”Thomas说,他得假装不在乎,太难了,“我也不确定我是不是想做/这个/。”

他指着胸口的蜘蛛标志。Newt说:“你做得很好。”

和Newt平日里的抨击完全不同,他的语气像是全心全意的赞美,Thomas不能把这仅仅当做礼貌的客套。他庆幸面罩挡住了他所有的表情。

 

“你不像是这种人。”Thomas说。

“哪种?”

“蜘蛛侠的粉丝。”Thomas说。他在心里想,我以为你讨厌我?

“我是吗?”Newt反问道,他脸颊上的酒窝停在那儿,始终没有消失。“说不定我在写很多诋毁你的文章,现在和你说话只是为了套取情报。”

Thomas不知道这会让事情变得更复杂还是更简单。快乐和不甘心竟然可以同时冲刷过他的胸口,仅仅是因为他从来没有从Newt的脸上见到过这个笑容。

“那么。”他问,“你得到你想要的情报了吗?”

他还能把声音放得这么轻,他怀疑Newt能不能听到。

Thomas避开了眼神。他觉得自己就像在返校节上被暗恋对象邀舞,胃里有一千只蝴蝶正发出嘲笑。这像是某种交际舞,在对方迈出一步的时候后退,在对方后退的时候又跟上。他能听见Newt的鞋踢开石子,背包里的硬币随着他的脚步发出有节奏的声响,恰好是他心跳速度的一半。

Newt说:“还没有。”

他对蜘蛛侠翘起一边的嘴角。Thomas后知后觉被惊恐呛到:

/这是调情吗?/

他要有很强的意志力才没把头罩从自己头上一把摘下,当做恶作剧的结尾,只为了看Newt会有怎样的反应。他得赶紧离开这儿,又想永远留在这儿。太阳光照在巷子之外的街道上,巷子里却照不到。两边泾渭分明得像冥界之门,或者时间裂缝。爱因斯坦说时间膨胀。错误的参考系,须臾被延伸成无限长。

他们两个没有谁先动。Newt盯着前面,Thomas盯着他。

“谢啦。”Newt转过头,“为救了我一命。”他说,“还有拯救无辜市民,我猜。”

如果他能够穿透高分子材料看进Thomas的眼睛里,那这就是对视。他舔自己的下唇,那是紧张的表现,Thomas的视线不由自主地跟过去。

 “随时为您服务。”Thomas说。

他的心脏像感恩节被填满辅料的火鸡,圣诞怪杰可能也塞不下这么多的情绪。胃里的蝴蝶在Thomas的脑袋里嗡嗡作响,让他想歇斯底里地大笑。就算他的目光比平时多停留了几秒钟,也没人会发现。

 

他在到达屋顶之前发现Newt在目送他离开。


tbc


后文:Drag Me Down(蜘蛛侠AU)5-8



评论(11)
热度(141)
©Asinarc | Powered by LOFTER

你向太阳西沉的方向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