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inarc

[移动迷宫][Newt & Teresa] 天堂令人沮丧 (伪剧本体)

都死了,聊了聊天,没什么好聊的,也没什么好看的


(Newt百无聊赖地坐在地上,对着光看自己的手。Teresa从另一侧上来。Newt视线转过去,惊讶地站起来。)

 

Newt:Teresa?

Teresa:(同样惊讶)Newt?

Newt:没想到会在这遇见你。

Teresa:没想到你也死了。

Newt:……是啊,这就是我想说的。

 

(他看上去放松了些,又重新坐下来。Teresa谨慎地打量四周,走到Newt的身边,小心翼翼地坐下。)

 

Teresa:嗨。

Newt:(露出一点微笑)嗨——我可能不应该说‘很高兴见到你’?

Teresa:(也开始微笑)我知道你想这么说。

Newt:不要假装你很了解我,Teresa。(停顿)只有一点点想。就算是你,活着也没什么不好的。我没什么要对你生的气,那是Tommy的事。

 

(突然停住,皱起眉,看向Teresa先前出现的方向)

 

Teresa:(温和)我猜没有人会再出现了。

Newt:终于。(粗声粗气)一切都结束了,是吗?

Teresa:是吧。

Newt:所以说,这里只有我们两个人。

Teresa:(窃笑)十分戏剧性。

Newt:我有很多问题。

Teresa:你不是真的想知道答案。

Newt:是啊,我不关心。但你可以讲讲,反正我们也没有别的事可做。

 

(Teresa告诉Newt在那栋建筑里发生的事)

 

Newt:他上了飞机。

Teresa:(没忍住笑)是的。

Newt:不要用那种表情看我。对没错,我只关心这个。

      你也只关心这个。

Teresa:和你不太一样,我可能更希望他也在这里。

Newt:(沉默)我知道。

Teresa:(叹气)我可不知道你也在这里。

Newt:是吗?

Teresa:他带着解药离开了,我以为能赶得及。

Newt:在那之前我就死了。

Teresa:对不起。

Newt:不用道歉,不是你的错。不是任何人的错。就算重来一遍,里面有什么不会被改变的恒定事件,那就是我死了。

Teresa:……听上去很,(选择措辞),令人沮丧。

Newt:我知道,要来点吗。

 

(Newt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掏出了一个酒瓶,他递给Teresa。)

 

Newt:这可能是天堂的唯一好处了,有的东西你只要想要就能有。

Teresa:(仰头喝了一口,猛地喷出来,大声咳嗽)咳、咳!

Newt:(大笑)

Teresa:这是什么鬼?!

Newt:(接过瓶子,也喝了一口)每个人的反应都一样。可惜当年你是菜鸟的时候没机会让你尝试一下。

Teresa:(皱着眉毛,回味酒的口感)

Newt:你已经死了。如果你在想任何你在监控室看到的东西或者什么科学实验,我觉得你应该再死一次。

Teresa:不是!就……人在满足基本生活需求之后,就会创造满足精神需求的享乐品,很奇妙。

Newt:(冷冷地)等到下次轮到你当实验对象再说这样的话吧。

 

(他又喝了一口,把酒瓶扔开。酒瓶滚到边缘,然后消失了。)

 

Teresa:我很抱歉。

Newt:你不觉得抱歉,我们对你来说就是猴子。

Teresa:不是这样。人类……人类在灭亡,我们应该做点什么,你们是拯救人类计划中重要的一部分。

Newt:太好了,现在你终于也死了。

Teresa:……

Newt:人类……哈。

Teresa:至少有一部分人类活下去了。

Newt:至少他们活下去了。

 

Teresa:不知道他们接下来会怎么样。

Newt:他们可能会把我们的名字刻一块碑,Minho有这方面的癖好。

Teresa:……

Newt:噢!你是说他们接下来的生活。

Teresa:还有人类。

Newt:好吧,还有人类。

不知道,不关心,不在乎。谁在乎呢。

 

(这一次Teresa手里拿着一瓶葡萄酒。她有两个杯子,递给Newt一个。Newt怀疑地接过杯子。)

 

Teresa:我只喝过一次,在Ava的办公室。

Newt:不要提醒我有多恨你们。

Teresa:你刚刚说过你不恨我。

Newt:死人说话不算数。更何况我已经死了,还是有恨你们的资格的吧。

 

(他把杯子里的葡萄酒一饮而尽,Teresa只呷了一小口。)

 

Teresa:你从小就讨厌我。

Newt:现在你也都能想起来了?

Teresa:我从来就没真正忘记过。

Newt:在你说出这句话以前,我还没有那么讨厌你。

 

Teresa:是你先把Tom置于险境的。

Newt:(嘟哝)瞧瞧是谁说出来的这句话。

Teresa:如果他不知道你从墙上跳下去,他就不会进入迷宫。

Newt:(沉默)是吗。

 

Teresa:(突然靠近他)可以吗?

Newt:什么?

Teresa:你的项链,一直藏在衣服下的项链。

Newt:项链?(摸自己的胸口,把项链从衣服里拉出来,皱眉)它还在这?……我以为……

Teresa:把它给了Tom?

Newt:你怎么……?

Teresa:我看到了,在他的脖子上。

Newt:哦。

 

(Newt犹豫,把项链摘下来,递给Teresa。)

 

Teresa:是那把手枪的子弹。

Newt:你认出来了?

Teresa:逃出迷宫以后Tom一直带在身上的那把手枪。

Newt:是军方的枪。军方的枪都是一个样。

Teresa:(叹气)天啊,Newt。

Newt:闭嘴。

 

Teresa:我很抱歉。

Newt:为了什么。

Teresa:为了……为了一切。

Newt:你不后悔。

Teresa:……我不后悔。

Newt:我也一样。

Teresa:所以你会在这里等。

Newt:反正我也无处可去。

Teresa:我要走了。

Newt:我知道。

 

(Teresa站起来,Newt没有看她。Teresa走了两步,又停下。)

 

Teresa:在这里你会知道一些其他的事。

Newt:我知道。

Teresa:比如说你的妹妹……

Newt:(打断她)我知道。

Teresa:(脱口而出)他爱你。

Newt:行了。

 

(Teresa盯着他,Newt没有抬头。她走开了,Newt躺下。他百无聊赖地抬起手,张开五指,手指间挂着那枚子弹做的项链。)

 

END

 



---


我:在写N和Te天堂聊天,写不下去了,N啥都不在乎,没法聊

砸:wtmxs,他俩聊不下去,除了T,没什么好聊的了


我:本来想聊聊他们小时候的事,想了想tfc,N就没正眼看过Te……

砸:聊聊Sonya

砸:N立刻把Te扔下去


砸:可以一起骂Janson,友情建立在bitch其他人身上


砸:也可以聊一下Gally

砸:“为什么Gally都活下来了”


---


N:我们能不聊Thomas了吗?

Te:我们还有什么别的可聊的?

N:WCKD?

Te:你真的感兴趣吗

N:完全不

评论(3)
热度(46)
©Asinarc | Powered by LOFTER

你向太阳西沉的方向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