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inarc

[移动迷宫][Newtmas] 酒和730天 (校园AU)

15年小料《A Sad Bad Bass》

《Burning Party》

《酒和730天》

《This is how we ever met》


他恨Minho,真的,他永远诅咒Minho。这是朋友间的背叛,哪怕他帮他搞定那篇期末作业也不可能缓和关系了。他靠在吧台上,脑子纷纷绕绕混乱地闪过无数种杀了Minho的念头,吧台旁边那个人像老日子一样冲他笑,衬衫袖子整整齐齐地卷起来。


怎么会有人在派对上穿衬衫啊。


然而他没能移开目光,因为这个人穿衬衫的样子太他妈好看了。Thomas试着也用那种若无其事的方式笑回去,不过要说的话把他的嗓子抽干了,嘴里干巴巴的。他喝了一口酒,滚下喉咙的苦味让他清醒不少。


“嗨,Newt。”他说,“没想到能在这里遇见你。”


他狠狠唾弃了自己一下,用“嗨”做开头真是太蠢了。


但是Newt笑眯眯地回应,“嗨。”他说。他盯着杯子里棕色的酒,圆形的冰在杯子里随着他手腕的动作磕磕碰碰地撞。“我也没想到。”对方说道,他笑起来的时候眉毛依然紧紧皱在一起。Thomas想起自己吻上去时的感觉。


他瞪回自己杯子里的半杯酒,想着经济学原理和蛇形女巫来转移注意力。他恨Minho,这一切都是Minho的错。“这只是个派对,和天底下所有的派对都一样。你觉得还能出什么事?你要是再在屋子里多打一天魔兽世界你就会烂掉了。”Minho说出这话的时候看上去充满关心又值得信赖,像是个真正的朋友,“——来吧,你就是朵缺了酒和性的小花!”


Thomas倒不觉得自己是朵小花。但当他见到Newt以后,他觉得Minho说得还算有点道理。至少自己显然酒不够多,性就更不用提了。


他不清楚Newt有没有这些问题,当然不会,Newt一直以来都是他们这些人里最受欢迎的一个,上了大学后自然也一样,只会更受欢迎。他甚至都不用去想象。也不是说他会去想象Newt现在的样子,更多的时候困扰他的是回忆。


操。


Newt低头抿一口酒。他样子没怎么变,如果你记得他从17岁就开始学着穿西服打领带的话,那么他的打扮也没怎么变。Thomas觉得喉咙像是着了火,声带和气管还有食道扭成一团搅在一起,他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刚才的那口啤酒里被人加了蛾子的磷粉一类的东西,要么就是被下了巫术。


Newt的眉毛还是像那样皱着,现在Thomas真的想去把它吻开了。


他不应该这样。就像他不应该这么久以来完全不联络Newt。他们在一切的最开始就是朋友,显而易见一切都结束以后也应该如此。他们说好分手以后还会成为朋友,是不是,而不是拒绝参加任何有Newt参与的聚会,不接电话,电邮拖进黑名单。太幼稚了。


也许他只是怕Newt出现在他面前的时候,衣冠楚楚地挽着同样衣冠楚楚的某个女人或男人,向穿着小众乐队T恤和破牛仔裤的自己,优越性十足地问好。


现在已经完成了一半。


Thomas喝干杯子里剩下的啤酒,用舌头舔掉粘在上嘴唇的泡沫。


他看到Newt佯装若无其事地移开视线。更有可能是真的若无其事。Thomas可没什么立场去分辨了,实话说他也不想着去分辨,就像当初他被甩的时候那样。


又或者——他能扳回来一局。是吧?好歹输得不难看?


正好从他旁边走过来Brenda被Thomas拖着胳膊拉过去。谢天谢地她什么都不知道。“亲爱的!我正要找你——”他大声地说,因为自己夸张的语气而稍稍畏缩了一下。说真的,连他自己都不信,更不用说Newt。Newt当初在戏剧社呆了好一阵子,他去看过的表演就有无数场。


(他们在Newt出场前的红幕布后面吻得乱七八糟。)


(够了。)


Brenda顺从地靠在他怀里。“五十块。”那个魔鬼一样的女人狡诈地贴着Thomas的耳朵,甜蜜得让Thomas在心里悄悄打了个哆嗦,需要喝三杯酒才能让鸡皮疙瘩消下去。


要不是他看到Newt的眼神变了。


他第一次见到Newt露出这种表情,就算他们曾经是情侣的时候也没有过。这有点吓到他了。


“你的女朋友?”Newt说,“哇哦。”


他把杯子放下了,冰块又桄榔桄榔晃了一会儿。Thomas哼了一声做答复,他听出来自己在挑衅了。“Brenda,这是Newt。Newt,这是Brenda。”


“很高兴认识你。”Newt伸手握住Brenda,戏剧化夸张绅士地亲吻她的手背,Thomas瞪着Brenda咯咯笑得像只花枝招展的绿头鹦鹉。而Newt垂着眼睛,Thomas看不清他表情。


接下来,接下来他们应该说点别的,就像是久别重逢的老友一样。他们还什么都没说。Thomas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他等着Newt引领话题,像是一直以来的那样。他又只是想和他多说几句,又觉得他们之间的任何一个词都太过多余。


“抱歉。”Newt说,他跳下高脚椅,皮鞋在地面上清脆地啪嗒。“我突然想起来有些急事。”


“这个理由逊爆了。”Thomas说。


“是啊Tommy。”Newt说,抄起自己的西装外套,他把手揣在兜里回头看了一眼,马上就移开视线。他的眉毛还皱着,笑却已经没了。他看起来还想说什么,有很多话只要他张口就能从舌尖里钻出来,但是这回他转身走了,连头也没回。


“现在你不仅欠我五十块钱,还欠我一个解释了。”Brenda在他旁边点着嘴唇。


Thomas敷衍地嘟哝一句。即便这是你的好朋友,你也不能在她敲诈了你一笔之后还让你给她讲故事。


“随便你,我相信Minho会讲得更有趣。”Brenda说,“我讨厌情侣吵架拿我当挡剑牌,五十块钱一点也不多,我应该加到一百。”


无所谓。他啤酒喝得有点多,Newt的背影消失在一个头发染成红色的男人后面了。他需要再喝几杯,然后回家睡一觉。他就知道这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坏主意。该死的。


 


他啤酒喝得有点多,还有些别的什么酒。总之他现在头很疼,膀胱也很疼。好不容易找到厕所,等他系上拉链转过身。突然一个隔间的门开了。


他之前说过这是最坏的一天吗,好吧那让他再说一遍,这他妈是最坏的一天。


Newt西装上粘着一块一块的污渍,膝盖湿透了,头发和衣服都乱糟糟的,扣子解到第三颗。


如果这还不够,要再加上别的的话,那就是他整个人都要挂在一个深色皮肤的人身上了。


Thomas觉得自己坚持得挺好的。他不去查Newt的FB主页,不去查他的任何社交网络的消息动态。他相信——别问他为什么,他就是知道——Newt不会单身太久的。他说过Newt永远是最受欢迎的一个。天哪,他只是不想让这些真正出现在他眼前。你知道——有些东西真的一旦出现就不能假装无济于事了。


瞧瞧他!今天晚上甚至还有个冒牌的女朋友替他和他的前男友说了两句话。他还没来得及沾沾自喜,转眼就看见他的前男友和另一个男人湿漉漉地从厕所的隔间里出来了。


Thomas后退半步,否则他会拔腿就跑。


他听见Newt在他身后叫他。“Tommy?”那人说,有点可怜兮兮的。他一定是出现了幻觉,因为Newt从来都不会可怜兮兮的。


“嘿。”他装出一副欣庆的语气,音调高出八百度,他听见自己尖利的声音,像是被从细细的嗓子眼里硬生生地拉出来,“太巧了!抱歉,我什么也没看到!”


厕所里安静得像是被施过隔音咒语。Newt身边那个男人一直都在充满敌意地看他,然后重重地咳了一声。


“他喝得太多,我带他来厕所吐。”那个男人平平板板地说,Newt捂着脸说“Alby——”,好吧他现在知道他叫Alby了,“小子,把你脑子清干净,没有你想得那些狗屎。”


你会读心吗?你怎么知道我他妈在想什么?Thomas心想,他在想什么,这两个人来一场口交或者性爱吗,像他和Newt之前做过的那样。


哦。Thomas只是想。哦。


他尴尬又如释重负。Alby朝着他走过来。Thomas有一瞬间以为对方捏紧的拳头会挥在他脸上,但其实Alby只是把Newt丢给他。Newt踉跄着又骂了句脏话,Thomas不可救药地觉得妈的那可真性感。


他的眼前还是一片晕乎乎的色块,Newt靠在他身上,这样他的耳朵里也只剩下嗡嗡的鸣音。Thomas低头试图扶他,Newt勉强地让自己站直了。


“Tommy——”他低声说,好像有什么话没出口就被掐碎在喉咙里。他站直了比Thomas还要高一点,Thomas含糊地答应了。他伸手去碰Newt的肩膀,对方靠过来以后的一瞬间就猛地抽身。Thomas顺着对方见了鬼一样的眼神向镜子里瞄了一眼:他的耳侧有Brenda留下来的口红印。


Newt在理西装,他看起来没那么醉醺醺了。他正徒劳地试着抚平衬衫上的褶皱,Thomas发现他的手有一点发抖。他就这样盯着他,想能看出些别的什么,但他从来都看不透Newt,是不是?他总是自以为是地自己已经了解了。


“我没有女朋友。”Thomas突然说,“Brenda只是个朋友,很好的那种。”


他说出来的下一秒就后悔了。要是把这种事总看成一场要命的游戏那他就从没赢过Newt。他不受控制地想起来某一次他们打了一下午的任天堂,Newt抹掉了他所有的最高纪录,直到现在还存在电脑里抹不掉。“NEWT”这四个字母的后面紧跟着一个碍眼的笑脸【 :-) 】。


Newt对他眨了眨眼睛,酒精让他迟钝又显得无辜。


Thomas叹口气,四下张望着找刚才那个叫“Alby”的人,这才发现前面被漆成绿色的门紧闭,对方早就不知道什么时候离开了。四周只能听见不远处水管的漏水声,还有两个人沉重的呼吸声。


Newt在他身边他就不能分心,这个陋习到现在都没能改正。


现在好像全世界只剩下他俩了。他要把Newt弄出去。


Thomas迷迷糊糊想,他拉起Newt一只胳膊架在自己肩上。坏主意,现在他整个世界都弥漫着一股呕吐物和Newt的味道,后者浓烈得熏得他鼻子疼眼睛也疼。下一秒他眼泪真流下来了,因为Newt挣扎的动作打中了他的眼眶。


“操。”Thomas捂住眼睛弯腰,眼泪哗哗地从抵住的关节上向外漏。Newt忙不迭去扶他。他们两个人以别扭的姿势纠结在一起,Newt握住他的手腕,很认真地看他露在外面的一只眼睛,眼球亮得要命。


“所以说。”他问,“你没有女朋友?”


Thomas紧咬住牙关。他百分之百确定自己只要张开嘴蹦出来的就是一连串的脏话。但是他的手腕还在Newt手里,对方的手像是捕兽夹,被夹住了就逃不开。他握得很紧,


Thomas几乎听到骨头摩擦的声音。


“这不关你的事。”他试着平静地一字一顿,显然失败了。他能听出自己的尾音打着转地上翘,像一个疑问句。这不是他们应该讨论的话题。“宝贝,你把我甩了,就不该对我的交往对象评头论足。”


“我说的是‘分开一段时间’。”Newt发出一声干巴巴的笑,“天哪,我可不是甩了你的那一个。”他松开手,看起来想起了什么。刚刚的动作让他跪在了地上,现在他正蹒跚地站起来。“抱歉。”他小声地说,“这不关我的事。”


Thomas扯住对方衣服的领子把他拽过来,愤怒顺着血管在他的耳朵里鼓噪。他本来就头昏眼花,现在Newt已经越过了他的视野盲区。


“你在怪我吗?”他没控制住自己的嗓音,Newt有点疲惫地皱眉看他。


Newt的手指像是漫不经心一样捋过Thomas的头发,“我去找你的时候看到你和另一个人在一起。”他收住声。


Thomas的脑袋是粘嗒嗒的浆糊,他用力地回想,然后爆发出一声巨大的呛笑。


“没有。”他否认道。想起来当时不远处的人影和派对上的某个女孩,他们接吻到Newt的身影消失。“没有。”他又重复了一遍。


Newt跪坐回地上,他看起来醉得小脑失调。卫生间的脏水弄湿了他昂贵的西裤,变深的部分让他狼狈又可笑。他垂着头,Thomas盯着他的头顶。接着他推着Thomas的胸膛“砰”地摁在厕所的瓷砖墙壁上,他膝盖以上挺直的身子比几近躺靠在墙上的Newt要高出去一点。他低头吻住Thomas。


Thomas扶住Newt的胯向自己的方向拉,另一只手向上伸着去够Newt的后脑,手指插进他柔软又湿漉漉的头发里用力地回吻。这个Newt像是幻觉,Thomas也没空想对方到底是不是幻觉了。吻里有酒精味和奇怪的苦味,Newt的口水淌到Thomas的下巴上流过喉咙。Thomas抚住他的脸,拇指在对方脸颊上缓慢地摩挲。


“我很想你。”Thomas听见那个所谓的幻觉说。他睁开眼以后看到Newt亮晶晶的眼睛,离他极近,他的嘴唇还在摩擦着Thomas的嘴唇。


Thomas忍不出要嗤笑出来,又倒吸口气。因为Newt矮着身子舔了Thomas刚才被撞出来的眼泪。该死他真该走了。“你喝多了。”Thomas说,他最终还是心软地亲Newt的鼻梁,安慰他也安慰自己。


“对。”Newt大方地说,他的嘴角弯起来,“喝醉了的人总有点特权。”


他看上去很清醒,然而Thomas清楚那只是假象,下面还盖着些朦朦胧胧的惶恐。要是Thomas再说一句什么话,Newt就会拖着他的全部意志力和自尊离开这里,然后再也不露面。他不相信Newt不知道今天他会出现,这人是个总要把所有事情都安排得滴水不漏的强迫症。


“你真是个混蛋。”Thomas说,他对自己笑起来,因为全世界可能只有他一个人会这么觉得。他扯着Newt的小臂把他温柔向下拉,这回不是亲吻,只是一个拥抱。他退让地当做Newt全部都是真心话,而Newt埋在他颈窝里的脸发出几近于无的闷闷哼笑。


 


 


END


 


评论(7)
热度(117)
©Asinarc | Powered by LOFTER

你向太阳西沉的方向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