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inarc

[三代绿红] Red Coffee Waiter

梗来自:https://weibo.com/3764877190/G1ckyfnLx 

(务必先看此梗)

@SkylerA

2月2日 06:05

卧槽!!!!要不是刷推看见我还没注意这里。沃利和frankie喝咖啡的地方是radu's,对凯尔熟悉的不会不知道radu's coffee吧233333,记得凯尔再次从ION变成绿灯后之后就再也没出现了… DCUR后又出现啦,店面还时尚不少,不知道楼上还是不是以前凯尔住的地方?估计就是个彩蛋而已…



“你以前来过这里吗?”

沃利在走神,被弗朗西丝敲桌子的声音吓了一跳。他说,“什么?”女孩子看上去有点不耐烦。

“我说——”她拖了长音,“你以前来过这里吗?”

“没有吧。”沃利说,“就算你问我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要选这,可能什么广告推荐被我记住了,别问我这里有什么招牌。”

弗朗西丝翻了个白眼,把沃利逗笑。她瞪了他一会儿,没有忍住,也露出一个很小的微笑。

“我才不关心这里的招牌。”她说,“我是想说,那个服务员一直在看你。”

 

沃利没有立刻扭过头,那样会被弗朗西丝笑死。他把长腿向前伸,不小心还踢了女孩子一脚。“因为我长得很帅。”他说,在弗朗西丝又翻白眼的时候试图悄悄回头。

只有一个服务员,端着一个摆着五六个咖啡杯的托盘,几乎要挡住视线,走路的姿势像杂技。根本没有人看他。沃利转回头发现弗朗西丝笑得用手挡住脸。

“你骗我!”他指责。

“是真的。”弗朗西丝说。她喝了一口咖啡,沃利趁机又朝那个方向看过去。

如果他不是神速力者,大概会错过对方的飞快移开的目光。这让沃利心里升起一股莫名其妙的得意,仿佛不是某种属于自己的情绪。那个服务员从沃利旁边走过,眼睛盯着地面。

然后杯子从托盘上掉下来,像集体自杀的豚鼠。

沃利在落到地面以前抓住了它们,就好像条件反射或者经过良好训练的小狗。凉透的咖啡溅在他的手指上,滑腻腻的,沃利没来得及去在乎。

他直起身子,做好迎接惊诧的准备。

然而出现在对方脸上的神情却几乎可以称之为“不出所料”。

“谢谢。”他说,沃利的目光过了一会儿才从他的脸上移开——对方笑得太用力,沃利几乎怀疑他的嘴角要裂开了——看到他胸前的名牌。

“小心一点。”沃利说,“凯尔。”

他本来想把话说得轻佻,念出那个名字的时候舌头却突然打结。凯尔的笑容渐渐敛去,沃利在想自己说错了什么话。

“我,去给你拿几张餐巾纸。”凯尔说。

他看上去不像落荒而逃。

 

弗朗西丝说:“你真的不认识他吗?”

沃利说:“我不知道。”

 

他刚才否认得斩钉截铁,现在壶上的缝隙终于开始溢出水。他心里有股奇怪的感觉,就好像你忘记了什么事,却不知道具体忘记了什么。

“说不定我救过他。”沃利说,“然后他认出我来了。”

“是啊。”弗朗西丝说,“因为你很好辨认。你的头发和你的制服颜色一样,本人也十分热爱多管闲事。”

沃利想用手去捋头发。然后发现手指上的咖啡,放弃了这个想法。他的脑子闹哄哄地堵在一起,像有什么声音要破窗而出。那个叫做凯尔的服务生回来了,把餐巾纸递给他。咖啡店的员工服和围裙是红色的,餐巾纸上的标志也是。

“这不对。”他盯着餐巾纸,又盯着凯尔,“不应该是红色的。”

凯尔有几秒没说话。

对闪电侠来说几秒相当于一个世纪。

“什么?”凯尔说。

他再开口的时候声音憋在喉咙里,像在紧张,也可能是期许。他试图装作无事发生,可沃利知道事情不是这样,他能听出来。

沃利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能听出来。弗朗西丝总说他完全不会解读气氛,更别说解读其他人的表情。他们还在一起的时候他总是不知道她在为什么发脾气——他甚至不知道她在发脾气。

但现在不一样。

“我记得,”沃利说,更接近自言自语了,“应该是绿色。”

凯尔小声地“哈“了一声。不是纯粹的嘲讽,沃利能听到笑意,就好像他真的觉得这很有趣。

“也许你应该去星巴克。”他说。他的嗓子里还带着那种紧绷的声音,沃利决定只把这当做一半的玩笑。

 

铁质的桌子向弗朗西丝的方向移了几寸,那是她情绪波动时不由自主运用能力的后果。纸质的咖啡外卖杯晃了几下,但没倒下。

他们一起看过去。她好像先看见了什么。

她把沃利的咖啡杯颠倒过来放在桌上,没有喝完的咖啡汩汩流了一桌面,但谁都没抱怨。弗朗西丝直直看向凯尔的眼神有怀疑和震惊,而凯尔只是看向沃利。

沃利还盯着那个咖啡杯。

杯底用马克笔画着一个闪电侠。

 

凯尔动了动手指,沃利才发现自己抓着他的手腕。

他也许应该为了把咖啡弄到对方身上感到抱歉,但没觉得。他也应该为拉扯对方拗成这个古怪的姿势感到抱歉,因为他的眼睛正对着凯尔的胸牌。

上面四个字母撞进他的眼睛,又撞进他的脑袋。他想起午夜博士为他展示一个奇妙的崭新世界,瑞雯把他的混沌梦境摊平又打开。就像不加掩饰的魔法,他掉进扎塔娜的帽子,而火焰竟然是绿色。

“凯尔。”他说,“凯尔雷纳。”

名牌后面并没有姓。后面那个词就顺着他的喉咙溜出来。凯尔的手腕在他的手里狠狠颤抖了一下,沃利听到一声骤然爆发出的大笑。

可能是他在笑,也可能是凯尔。他的脸埋在凯尔的手心。没有戒指,这个可以等下再去想。

沃利想不出任何他能够遗忘的理由。他在凯尔的手指里闻到咖啡的味道,还有火焰和灰烬,宇宙辐射;他闻见放多了盐的薯条和受潮的曲奇饼干;废墟,汽油,和雪。

他的眼泪流在对方手心。脑子里的大坝被炸开,洪水卷着记忆滚下来。

所以大概那个笑声是凯尔。

他感到有一只手用力放在他的后脑上,抓着他的头发,又像个尽力而为的拥抱。他的笑声像哽咽。“太慢了吧。”凯尔说,绿灯侠说,“花了这么久才想起来?”

“去你的吧。”沃利说,“时间没有意义[1]。”

 

巨大的摩擦声。弗朗西丝漂亮的紫色头发飘起来,所有的桌椅又离她近了一点,她皱着眉毛,显得尤其困惑。

“沃利。”她尽量表现出她的耐心,“这到底怎么回事?”

“天哪Frankie,”沃利说,“稍等一下。”他抬起头,鼻子和眼睛都红得要命,雀斑更明显了。凯尔笑得头向后仰过去,沃利看了他一眼,无法假装生气。“稍等一下,让我给你介绍我的疯子搭档(partner)[2]。”

 

END

 

 

[1] JLA Titans 01: “ Time doesn’t make sense. ”

[2] Green Lantern/Flash-Faster Friends 001:“ He’s not my partner.”

(其实还有好多references懒得找了(大概)



评论(2)
热度(66)
  1. 本多二赞Asinarc 转载了此文字  到 麻利麻利哄哄哄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Asinarc | Powered by LOFTER

你向太阳西沉的方向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