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inarc

[JL] 祖父悖论

假设电影中的这个闪电侠不是巴里,是穿越过来的巴特


闪粉自嗨


祖父悖论


在正义联盟成立后,StarLabs成为了某种程度上的后备实验室,究其原因可能还要归咎于超人。你需要了解自己的能力才能更好地控制它,蝙蝠侠说。

超人说,我了解自己的能力。

蝙蝠侠算是好脾气地耸了耸肩,于是这件事就这么定了下来。在可允许的范围内尽可能地对实验提供帮助,闪电侠说,我可帮不上什么忙。

“我是天赋!”闪电侠说,“与生俱来的能力,我清楚它的极限——大概。”

“你是事故。”钢骨说,“你跟我说过。”

“哦,我跟你说过吗?”闪电侠眨眨眼睛,“我忘了。”他说,“总之,我不觉得测试我的极限速度是个好主意。”

“理论上来说,你可以超过光速。”

“是的,理论上。”

闪电侠玩自己的手指,拗成一个奇怪的形状。他看上去很想抖腿,或者站起来出去跑两圈。蝙蝠侠是微表情解读的大师,斯通博士不是。

“假设你超过光速,会发生什么。”

闪电侠咽了口口水,他的手有点抖,分不清是真的在发抖还只是因为他个人属性的好动。

“我不知道。”他说,眼睛直直盯着前面,下定了决心才把眼珠转向对方,“……我不知道。也许……穿越时间?我猜?”

斯通博士推了推眼镜。

“假设我能穿越时间。”闪电侠问,“会发生什么呢?我有可能回到过去,让我自己不存在过吗?……你知道,如果我不知道那是我妈,她追我,我就和她说话,约会,让她没能和我爸在一起。”

他们盯着对方。

“啊。”斯通博士说,“是有这样的悖论。”

闪电侠沉默了一会儿。

“假设,只是假设,我回到过去以后发现,我发现我就是/我爸/呢?你知道,像《哈利波特与阿兹卡班的囚徒》那样?”

钢骨从鼻子里很大声地哼了一下。斯通博士说:“不好意思,我没有看过哈利波特。”

 

 

他答应了Star Labs有关极限速度的实验。

然后他盯着自己签下的“BA”发了足够长时间的呆,意识到这可能不是什么好主意。

“好消息是,如果你回到过去,然后静悄悄地死了,时间线就没有被破坏。”钢骨说。

“如果你想劝我喊停,你可以换个更委婉的说法。”闪电侠说,“我很怀疑自己能不能做到。就像人不能自己掐死自己,因为身体反应不允许。”

“你可以喊停。”钢骨说,“这不是必要的实验。你的肾上腺素太高了,为什么你这么紧张?”

“好问题。”闪电侠说,他的嘟哝声又小又快,“我有种很不好的预感。”

 

 

他现在已经没那么频繁从噩梦中惊醒了。一开始他的大脑还没能适应这样快的处理速度,睡眠中太过活跃,轻易就被困在梦魇里。他被迫看见白光,不知道是实验室的白炽灯还是闪电,照得他睁不开眼。

“妈?”他说,“爸?”

他低头看自己的手,比记忆中的要大,是成年人的手。他的手上戴着红色的手套。

他再低头看见自己胸前的闪电标志。

这让他头痛。他似乎没再奔跑了。他喜欢跑步,就像他说的,这是与生俱来的能力。从他出生的那一刻速度就成为他的一部分。他喜欢风在他耳朵旁边吼叫的声音。他的家人都很快,他从不会被落下,没有人会被落下。

他不习惯他周围的人都很慢。

“闪电侠。”他说。他认出了胸前的标志。

他是闪电侠?

他不应该是闪电侠,他是来找闪电侠的。

为什么来着?

“你是谁?”有一个声音突然说。

他猛地回过头,身后站着一个男人,警惕地握着拳头,看清他的五官以后,戒备地后了退两步。

他认得那张脸。

“你是谁?”对方说,看起来困惑又恼火,“这是什么地方。”

那是他自己的脸。

“巴里?”他说。

对方看上去更困惑了,身子动了动,似乎在考虑要不要靠近他。

“你认得我?”那人说。

 

 

他砰地摔倒在地板上。

除了疼他暂时还没感受到别的,过了好一会儿他才意识到到眼前晃来晃去的光是斯通博士在用手电筒照他的瞳孔。他用手拨开了,这个动作让他发出一声呻吟。

“你还好吗?”博士说,“很强的白光,你几乎消失了。我们意识到不对劲,启动了机器上的保护措施。”

“还好——”闪电侠说。他抽了抽鼻子,发现自己脸上都是眼泪。博士大概当做那是生理性的泪水。他想趁着对方不注意擦掉。

他抬起手臂去擦,越擦越多。

钢骨意识到了他的不对劲,朝他们的方向走过来。

“你还好吗?巴里?”他问。

他想开口说话,发出了很响的一声抽噎。

“我不是巴里。”闪电侠说,“我不是巴里。”

 

 

“真言套索只会让人说出他所认为的实话。”神奇女侠摇头,“它分辨不出现实和幻想。”

“那不是幻想!”闪电侠说,“那我就是一个最大的幻想!”

蝙蝠侠看着她,她撇了撇嘴,把绳子的一段缠在闪电侠的手腕上。

“你的名字?”

“巴塞洛缪·亨利·艾伦。”

“那是巴里的名字。”蝙蝠侠说,神奇女侠看了他一眼。

“二世。别人一般叫我巴特。”

钢骨说:“数据库里没有这个名字。”

“我来自30世纪。”巴特说。他已经停止抽泣了,头套从头上摘下来,头发和脸都乱七八糟的。

“你认识巴里?”

“是的。”他说,“他是我的爷爷。”

“那他应该有多大了?六十岁?还是七十岁?”超人说,“世界上有另一个巴塞洛缪·艾伦吗?”

“没有。”钢骨说,“只有这一个,巴特——现在使用的身份的这一个。”

“我看见他了。”巴特说,“在神速力里。”

“神速力?”

“我们这样称呼它。”巴特说,“速跑者们,速度的力量是由神速力提供的,差不多吧。它像是一个空间,我在那里看见他。”

“们?”蝙蝠侠说。

“我爸,我妈,我叔叔,我爷爷,我,还有别人,和你们没有什么关系。”巴特说,“我在神速力里看见了巴里,他才应该是你们的闪电侠。我要去救他。”

蝙蝠侠还想提出更多的问题,但神奇女侠收起了套索。她在巴特的额头上亲了一下。

“我们会的。”她说,“但你也是闪电侠,不要否认这一点。”

 

跑步机仍然在维修。巴特去看它,迁怒地踢了一脚旁边的椅子。

“在不该修好的时候它总被修得很快。”

“是啊。”钢骨说,巴特被吓了一跳,事实上他真的跳起来了,“现在是凌晨三点,没有人会加班加点地修它。”

“我们是要去救人!”

“救一个不知道是否存在的人,而且有很高概率的可能性是你的人格分裂。”

“你该去睡了。”巴特说。

钢骨又露出他那个似笑非笑的表情,“我不需要睡眠。”他说,“你没法趁我不在自己做实验,它还坏着,强行启动有生命危险。”

巴特坐到地上。他现在穿着闪电侠的制服,挫败地把头罩从头上一把拽下。

“你是怎么过来的?”

“不记得了。”巴特说,“神速力好像会搞乱人的脑子。”

“我有个问题。”钢骨说,“你替换了他的存在,那么说,这具身体是你的还是他的?”

“是我的。我本来就长得快,穿越时间可能更会加速。”他看见钢骨脸上的笑渐渐扩大,意识到,“……你在开玩笑,是吧?”

“是。”钢骨承认了,“我们做过DNA鉴定了,你与巴里艾伦的出生档案中的不吻合。你们确实不是一个人。”

巴特努了努嘴角,也想跟着他笑。但他没笑出来,用手盖住脸。他说:“我以为那是梦。”

钢骨安静地等待巴特继续。

 

“可能是他的记忆和我的融合在了一起。”他说,“我有一些印象,巴里的父亲,巴里的母亲——我的曾祖父母。”他吐了吐舌头,“和我的父母。就像是水底一样,看不清楚。我以为是我撞到了头。我想不起来我怎么得到这个能力,我查了资料,看到那则新闻。我觉得是这样,但我又总记得我生来就有。”

巴特说。

“然后蝙蝠侠说,正义联盟。哇哦,你知道吗——你能想象吗!和超人一起做事——和超人赛跑!”

钢骨不置可否,巴特说:“哦,你知道。”

他停了一会儿,说:“我从来没有过这么多朋友。”

钢骨的一只手放在他的头顶上。

坚硬又冰凉,而且很重。巴特想要笑,但是。“然后我该怎么办?”他说,声音微颤,“我不想回去。”

他像赴死,坚定又恐惧。

 

闪电侠觉得虫子很可怕。

死人很可怕,血很可怕;狭小空间和空旷场所都很可怕;寂寞很可怕;等待很可怕。

因为他总会付诸行动,所以抱怨显得无关紧要。

 

“有很大的概率你会留在这里,然后我们才能知道。”钢骨说,“女侠说的没错。巴特,你也是闪电侠,是你证明过的。”

 

他的金属手指还在巴特的头发里,巴特说:“维克多。”大声叹了口气。

“没有击掌,现在能来个拥抱吗?”

 

END


评论(2)
热度(19)
©Asinarc | Powered by LOFTER

你向太阳西沉的方向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