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澌

[APH][仏英] 打丧尸 片段2/?

  弗朗西斯长长吹了一声口哨。

“运气真好。”他欢快地说,嘴角咧得像万圣节时小孩见了糖。亚瑟怀疑地瞥了他一眼,正好看到对方把手伸进躺在地上的某具尸体的口袋,摸出一盒被揉得皱巴巴的烟笑眯眯地揣在兜里,又开始翻来覆去摸着尸体找火。

亚瑟觉得自己喉咙一窒张口结舌半响才把一句脏话憋回嗓子里。

“扔掉!”他压着嗓子咆哮,发根麻得似乎头发都竖起来了,“你疯了吗?!烟盒上面还有血呢!”

“放心。”弗朗西斯毫不犹豫地打断他,“不会传染的。”他哼着不成曲的调,挑挑拣拣地选了几根看上去还算干净的揣进兜,完全无视旁边亚瑟几乎暴走的表情,随手拍了拍他的肩膀拉开车门。

还是那辆旧福特。

亚瑟死死咬住后牙,快步走到另一侧跟着上了车,没等坐稳车子就窜了出去,后坐力把他愤怒的大呼小叫再次一并压回舌根。弗朗西斯一边开车一边从兜里夹出一根,没等亚瑟阻止就叼进了嘴里,脸上挂着那种让人恨不得烧了他头发又舍不得的那种笑。他把打火机扔给亚瑟,下巴一抬示意对方点火。亚瑟点了好几次火都没点着,不知道是打火机的问题还是他自己的手在气得或是紧张得微微发抖。

“快点啊。”法国人含糊地催促,烟嘴被口水浸湿,亚瑟能感到自己的脸上温度难以启齿地升高,几乎是强忍着没有盯着去看。

吐出来的烟喷了亚瑟一脸,他悻悻坐回副驾驶座,心头那股奇怪的愤怒也跟着莫名其妙地散光。他下意识看向弗朗西斯的嘴唇,更多的烟雾如同实体化的言语溢出来。

他不自在地动了动,弗朗西斯似乎感受到了他的注视猛地回过头来,吓得他愣了一瞬,身体不由地向椅子上贴了贴。而正在开车的对方只是草草打量了他一眼,就又把注意力放回前面的公路上。最后一点夕阳血淋淋地退了下去,取而代之的星星斑斑驳驳出现在视野里。

“要来一根吗?”弗朗西斯有意无意地邀请,车前大灯在越来越暗的光线里猛地打开。

“我不……”亚瑟说了一半就顿住,舌头僵硬地打结,这不是他以前的应酬场,有人在他拒绝一根烟后递上一杯红酒。

“好呀。”他沉默了一下回答,把手伸进对方外套口袋里掏出一根不那么破碎的。

弗朗西斯闷哼一声以示鼓励。他把窗户打开一条缝,风声疯狂地挤进来,在他们头顶车厢内形成一个奇怪的结界,分割开外面的不真实世界和这个只存在两个人的诡异安静的环境。

“星星比以前多太多了。”弗朗西斯叹息着说,这似乎不是一句搭话,而是一个自言自语的评论。

不过亚瑟还是含糊地发出了小小的一声回应——他正适应着许久未接触的烟草味道,喉咙发苦,鼻腔和气管火辣辣的疼。

“你知道我们肉眼可视范围内大部分都是人造卫星。”弗朗西斯这么说,亚瑟挑了眉毛,呛咳着假装熟练地又吐出一口烟。“而且人造卫星不会闪。”

亚瑟转头看说话的那个人,对方头由于角度微微上扬,这个可视范围里只有轮廓。两个烟头在黑暗里一闪一闪,像某个暗示。


评论
热度(9)
©阿澌 | Powered by LOFTER

你向太阳西沉的方向走去